我秃了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医园】园丁和医生

#设定:爱上一个人后,每天身上会多出一道伤,一天比一天深,直至死亡。解决方案是和那个人在一起,或者放弃ta,亦或者杀掉ta。
#现代paro非游戏设  
#医生有黑历史去各国流亡,风平浪静后悄悄回国不久,现居住在一个小镇
#一发完

“不能这样下去了...到底是为什么...”黛儿将绷带扎好,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皱起了眉头。

事实上,艾米丽黛儿,一位流亡归来的医生小姐,最近发现了一件事。

她身上最近老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伤痕,刚开始她还能无视——小小刮伤很正常,但最近伤口愈发严重,甚至大量出血,饶是她医术高超,也耗了好大功夫才止住血。

这可不行,黛儿医生心想,她翻阅自己珍藏的医书,却找不到这种病。

“说不定哪天伤口出现在我熟睡的时候,然后我就一睡不醒了。”黛儿轻声自嘲。

“黛儿小姐,黛儿小姐,你在家吗?”清脆的女声自门口传来,黛儿回过神,将桌上医用物品简要收拾一下便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带着草帽的小姑娘,小姑娘正值青春,褐色双眸明亮如星,脸颊上有着些许雀斑,她看着黛儿,眯起好看的眸子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献宝似的将手里的一篮子花递上去:“黛儿小姐,我来给你送花啦!”

“她们非常漂亮,艾玛。”黛儿接过满篮鲜花,侧身腾出位子:“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吧。”

这个送花的姑娘叫艾玛伍兹,她的父亲是镇上有名的乡绅,她本人热衷园艺,每天提着小工具箱在自家土地忙活,她家的后院被她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

当初黛儿选择在这个小镇隐居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民风淳朴,当她第一天到达小镇时迷了路,结果误入了伍兹家的园地,刚踏入,黛儿便被那景色吸引——山花烂漫间,一个草帽女孩笑颜如花,微风轻抚着她的短发。

“你是新来的吗?”花间女孩看着误入的陌生人,丝毫不吝啬她的笑容:“欢迎你,我是艾玛伍兹。”

这便是艾玛和黛儿的初遇。黛儿试图融入新的生活环境,最开始的不适应逐渐被纯朴的民风感染。时隔一年,现在的黛儿生活的非常安宁和谐,她深爱这样的生活。

尤其是艾玛,这个活泼的姑娘,自从初见发觉黛儿喜欢花,便时不时的从自家后院摘个满篮送到黛儿家,这样的行动差不多持续了一年。

“今天是喝牛奶还是果汁?”黛儿将一只玻璃杯洗净,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艾玛:“还是说想来些花茶?上次送的花我将她们风干保存,用这些花干泡出来的茶香极了。”

“那么就花茶吧!”艾玛笑嘻嘻地看着黛儿:“黛儿小姐真厉害,感觉什么都会呢!”

“没有啦。”黛儿抬手将橱柜里的花瓣放入杯中用热水冲泡,转身到沙发前将杯子轻轻放在茶几上:“小心烫。”

艾玛点点头,捧着杯子眯起眸子,鼻翼翕动:“果然好香——和黛儿小姐一样。”

黛儿看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看的面上发烫,她轻咳几声,抬手掩唇。

“呀,黛儿小姐你受伤了?”黛儿方才抬手的动作将裹着纱布的小臂露出一些,让艾玛看了个正着,她放下杯子凑上去:“疼不疼?伤的严重吗?”

“没事的,不小心刮伤而已。”黛儿将袖口朝上提了提。这个伤也是莫名其妙的伤口之一,所幸黛儿本来就是医生,包扎什么的也是手到擒来。

“可要小心呀!”艾玛面露心疼,抬眸视线略过黛儿身后墙上的挂钟时突然大叫起来:“呀,要迟到了!我和杰克先生约好了的!”

不等黛儿多说什么,艾玛站起来朝着门外跑去:“黛儿小姐,过几天我再来,这次就先走啦!”说着这姑娘便急匆匆地离开,留下黛儿有些摸不着头脑。

“和杰克啊...”黛儿垂眸看着艾玛碰过的水杯。杰克是镇上镇草一样的角色,他为人绅士举止优雅,不知道多少小姑娘都暗中喜欢他。

“好吧。”黛儿突然失去了喝茶的心思,她站起身:“我也有些事情要做。”

黛儿提着自己的包就出了门,她的方向并不是街道,而是深山。她慢悠悠地进了山,来到一颗大树前停下。

“库特,库特?你在不在。”若是这里有其他人,怕是要觉得黛儿的脑子有问题——此时黛儿正站在一个树洞前。

“这不是艾米丽嘛,找我干嘛?”一个人形生物——不,那就是缩小的人类——从树洞里爬出,他盘坐在洞口的树枝上,手里还捧着本书。

这是冒险家库特弗兰克,说起他和黛儿相识的过程倒也是清奇,难得上镇上采购的库特遇到了遇到流氓的黛儿,库特刚把“你们干什么”说完,只见黛儿竟然随身抽出了一支针管做出备战姿态,小流氓们见着随身携带利器的姑娘和一身腱子肉的糙汉吓得转身就跑。库特被黛儿看似柔弱实则彪悍的作风深深折服,并且了解黛儿的黑历史——然后并不喜欢多管闲事而且很少出现在人前的库特就成了黛儿目前为止最知根知底的朋友了。

“我得了种怪病。”黛儿看着小小只的库特,“换个位置说。”

“知道了知道了。”库特无奈耸肩,纵身一跃从树枝上蹦下,下落途中一寸寸变大,最后落地时坐在地上的已经是个正常大小的人类。库特站起身,拍了拍裤子:“走吧。”

于是黛儿就领着库特回了家。

“说说看是什么毛病,让我们的黛儿医生都解决不了?”库特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黛儿家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丝毫没有在异性家的矜持——他似乎根本没把黛儿当女孩子看待。

“你看。”黛儿结下手臂上的绷带,露出双臂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这还不是全部,有些其他地方也有伤口。”

“...你仇家找来了?”库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皱起眉头凑上前想仔细看伤口,却被黛儿挡住。

“不是人为的,似乎是自然出现。”黛儿将绷带重新绑好,库特眉头一皱伸手就要去拆黛儿的绷带,黛儿后退不让库特动作。

“黛儿小姐——你是谁?!”艾玛提着工具箱,她刚从自家园地回来,路过黛儿家就想顺路看看,却没想到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试图对黛儿行不轨。

“艾玛?”黛儿惊讶地看向艾玛,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见艾玛将手中的工具箱奋力的扔向库特,抓住黛儿的手转身就跑。

“.......这什么事啊???”库特身子往后一仰躲过工具箱,回过神却看见自己的朋友没了,他眼眸微眯:“关系不浅啊这俩人...”

“唉...自己和小姑娘出去却留我一个人,好吧好吧。”库特摸摸脑袋,一头钻进黛儿家的书库。

另一边牵着黛儿的艾玛无头苍蝇似的跑着,黛儿体力不如艾玛,不一会便喘了起来:“我不行了...呼...哈...”

艾玛闻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黛儿,大眼睛里闪烁着担忧:“黛儿小姐,你没事吧,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黛儿摇摇头:“那是我朋友,他没有恶意的,你误会了。”

艾玛看着黛儿欲言又止,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鼓起双颊,嘀咕出声:“...对不起。”

“没事的,我知道艾玛是好意。”黛儿眯起眸子轻轻拍了拍艾玛的脑袋。看着艾玛,黛儿心都酥了:“天色不早啦,你不回家吗?”

“哎呀,是太晚了,爸爸要担心啦,黛儿小姐再见。”艾玛点点头,又风风火火的朝着家跑去,留下黛儿对着艾玛的背影无奈一笑:“希望库特查出来什么吧。”

“找到了——卧槽!”黛儿刚到家门口就听见家里闹哄哄的,她推开门,发现自己家里到处都是书,自己最珍藏的那本医书被扔在地上摊开,她眉尖一挑:“库特,你在拆迁?”

“艾米丽,你回来了啊?”库特从书堆里钻出来,他身上沾着灰尘,样子更加狼狈:“真高兴你把我暂存在你这的书收拾的很好——就是藏的太深了”

“但这不是你把我的医书乱扔的理由。”黛儿将书从地上捡起放到茶几上:“然后,发现了什么?”

“噢对,我知道你的病症了。”库特点点头,将一本古书摊开递给黛儿:“这种病症非常古老,根据古籍上记载,得这种病的人,爱上一个人后,每天身上会多出一道伤,一天比一天深,直至死亡。”

“...我不能死。”黛儿视线略过古书,抬眸盯着库特:“我辗转流连,好不容易得到平静生活,我不想在这时死去。告诉我库特,这病该怎么解决。”

“跟你所爱的人表白,然后你们在一起自然是最好的结局。”库特掰着手指:“然后再是放弃,彻底放弃,彻底不爱了也可以——还有一种。”

“是什么?”

库特表情认真,一字一顿:“杀了她。”

黛儿愣在原地。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谁。”库特一屁股坐上沙发,双手抱住后脑,翘起腿:“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刚才的那个孩子。”

黛儿抿唇。对于过去黑暗的她来说,她最畏惧也最渴望光明,而艾玛——这个光一样的女孩,给她带来的温暖是她无法拒绝的,她渴望,她深陷其中——但她同样感到自惭形秽,艾玛愈发光亮,她就感到愈发自卑。

“这种事情呢,我是帮不上忙的。”库特耸肩摊手,他站起身朝门外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眼黛儿:“需要什么工具的话,找我吧。还有,那孩子的工具箱我放在茶几上了,你借着还东西的机会和她聊聊吧。”

这一夜,黛儿失眠了。

第二天清晨,黛儿就拿着艾玛的工具箱出了门,她一路上精神恍惚,反应过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伍兹家门口。

我该怎么说,说什么。表白吗?如果被拒绝怎么办,她会困扰吗?黛儿背后刺刺地疼了起来。

黛儿犹豫着伸出手打算敲门,却不料门突然打开,睡眼朦胧的艾玛直接撞了她满怀。

“艾,艾玛?”黛儿看着怀里的姑娘有些茫然,艾玛眯着眼眸在黛儿怀里蹭了蹭:“香香的气味...黛儿小姐!”

艾玛瞬间惊醒,猛地自黛儿怀里退出来,她面红耳赤地手足无措:“黛儿小姐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我是来还箱子的。”黛儿将手上箱子递出:“艾玛...”

“谢谢,其实不需要专门跑一趟的。”艾玛接过箱子,看着欲言又止的黛儿:“黛儿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啊,嗯...艾玛这么早出门有什么事情吗?”

“我要去园地呢。”

“那我也跟着去吧。”

“诶???”

黛儿看着目瞪口呆脸上热度未消的艾玛,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怎么了吗?”

“不...那个,嗯...怎么说呢...”一向藏不住心事的姑娘开始支吾起来:“你看,园地里很脏啊免得把黛儿小姐的白裙子弄脏了,对吧,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黛儿头微歪看着艾玛,刚想开口说“我不介意”,却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听到那声音,艾玛的双眼都亮了起来。

“这不是伍兹小姐和黛儿小姐嘛,晨安。”站在黛儿背后的正是杰克,他还是穿着帅气的西装,带着黑色的帽子,手里还拿着一支黑色的手杖,上面缠绕着玫瑰花。

“对!主要是我是和杰克先生约着去的!”艾玛越过黛儿抓住了杰克的手臂:“黛儿小姐请明天再来!”

杰克吗,也是呢,他才是正常小姑娘喜欢的对象呐。黛儿看着艾玛微微发愣,随即眸子暗了下来,她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冷,背后似乎有什么液体流出,浸湿了贴身的衣服,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企图保存温暖,却惊愕而绝望地发现温暖早已荡然无存,她仿佛看见她的太阳正在离她远去。

于是黛儿无法再让自己看着艾玛和杰克的般配模样了,她笑着转身,大步离开。走在大街上,她只觉得眼前愈发昏暗,身体也愈来愈轻,愈来愈冷,眼前一黑,她晕倒在地。

————————

黛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正在医院里,刚想爬起来却被人出言阻止。

“我可不建议你乱动。”库特翘着腿看着黛儿:“你差点吓死我。你还没解决吗?”

“她...有喜欢的人。”

“那放弃她。”

黛儿闷着不说话了,放弃谈何容易,感情如果是说放弃就放弃的,自己就不会落得这般田地了。

“杀了她。”库特看着沉默的黛儿缓缓开口:“你做得到吗?”

“库特,我...”

库特站起身,抬头看了看血袋:“你这次的伤太严重了。我敢说,如果再不解决,你的日子不剩一星期。”

库特看着面无血色的黛儿:“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去往下一个地方,希望我们还能再见,艾米丽。”说完库特转身出了病房,留下黛儿一人。

当晚,黛儿悄悄的溜出医院,她回到家找出医药箱,看着箱子底的镇静剂轻咬下唇。她颤抖着双手,将大量镇静剂放入包中,转身出了门。

伤口很痛,痛到想死。

但是心更痛。

如果没有阳光...黛儿远远地站在伍兹家的门口,或者也只会处于阴暗之中,和过去又有什么不同。

泪水不断自黛儿眼中溢出,她的内心饱受煎熬,她将手揣进包里,指腹摩擦着冰冷的针管。如果杀了艾玛,她想,就算我能苟活,也活的很痛苦。

那就选择死亡吧。黛儿拿出包中镇静剂摔在地上,转身去了与艾玛初遇的地方。

夜半的花田依旧美丽,没了活泼的小主人的存在,这片花田显得格外静谥。这样也好,黛儿嗅着空气中弥漫的芳香,似乎是玫瑰的香味,这让黛儿想到了杰克的玫瑰花杖。

黛儿突然感觉心口疼痛,冷汗自她额前冒出,她身体一软,倒在玫瑰花田间,她思绪混乱的想着:如果能死在这里,身上也是香喷喷的吧,这样我能不能还是那个艾玛记忆里身上有香气的艾米丽黛儿?如果艾玛和杰克真的在一起后,杰克的玫瑰花杖能不能让她稍微的记起来一下我呢?倒在这里会很让艾玛困扰吧,不过抱歉,请不要讨厌我,这是我最后一次任性了...

“黛儿小姐!!!”艾玛的尖叫打乱了黛儿的思绪。艾玛飞奔到黛儿身边,看着人胸前血红的衣服惊慌失措:“黛儿小姐,怎么会这样?我带你去医院,你一定要撑住!”

“不用了,艾玛。”黛儿异常平静,她抬手抚上艾玛的脸,温柔地笑着:“没用的。”

“怎么会没用,怎么可以没用!”艾玛将黛儿的手臂搁到肩上,试图扶起对方,泪水自她眼角疯狂溢出:“我还没说啊,我还没告诉你啊——”

“黛儿小姐。”

“艾米丽黛儿。”

“我喜欢你啊!”

一瞬间,空气似乎静止了。

黛儿愣愣地看着艾玛,泪水不自觉的落下。

“我也...”

“我也喜欢你。”

“我艾米丽黛儿,深爱着艾玛伍兹。”

——————

爱情的力量虽然不能止血,但是能让艾玛扛着黛儿及时赶到医院。

被抢救回来的黛儿受到了医生和艾玛的双重监视,说什么都不让她溜出医院。

不过也不必了,黛儿看着身边滔滔不绝的艾玛,笑意吟吟地伸手勾住她脖子在她脸上吧唧一口。

毕竟她心之所向,就在身边不是吗?

——————

蜜汁番外

医:话说你为什么在大半夜去花园?
园:ummmmmm,确认一些东西。
医:确认什么?
园:礼物啊礼物,那满园花都是送给黛儿小姐你作为来满这里一周年的礼物——顺便是我告白的礼物。
医:礼物有你就够了(wink
园:///
医:对了,那么为什么找杰克呢?
园:我觉得杰克先生看起来对玫瑰花很懂行的样子——而且他撩妹技术感觉很厉害,想学艺
医:不需要那些,艾玛本身就是撩动我心弦的存在。





#林穆的留言:事实上这个本来是刀,后来想了想加了糖,然而事实证明我不管是虐还是甜都写不好哈哈哈

库特和黛儿是类似闺蜜的关系,生存大师和救死扶伤组了解一下哈哈

如果有可能的话,会有库特患上这个病为前提的第二篇?魔冒了解一下哈哈哈(突然安利

另外加了一点蜜汁番外,事实上那是想好的,前面有铺垫来着结果写忘了哈哈哈哈哈,于是悄咪咪补上啦

以上,有什么其他问题请提出,祝阅读愉快

评论(9)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