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盲冒】Helen


#平行世界:海伦娜性转体海伦,没有失明
#据躍总嗦,海伦是偏中性的名字(只不过大多数时间用于女性),有光彩的意思:D
#现代paro,盲冒双方青梅竹马设
#作家海伦X矿物学家库特
#设定:爱上一个人,眼睛会逐渐变成宝石,直至双目彻底宝石化就会失明。治病的方法是让爱人亲你的眼睛



近日,一种极为怪异的病毒肆虐全城,患病之人的眼球会逐渐宝石化,最后变成两颗宝石——可拆卸的那种。尽管患上这种疾病的几率不大,但患上病的人却无一例外的失去了双眼。无药可医的失明引起了社会恐慌,所有可能相关的专业人士都为此忙碌。

甚至是矿物学家库特。

“啊,累死了——”在连续忙碌一周后终于得到短暂休息的库特径直倒在了发小家的沙发上,他将脑袋埋进软软的抱枕间,姿势随意宛如一条咸鱼。海伦早已习惯于自家发小的随性,他放下笔进了餐厅,一边回复着库特的闹骚一边泡茶。

“那病还真是奇怪,人类的眼球怎么会突然变成石头呢?”

“嗯,是呀。”

“话说变成石头之后能直接取下来,像是原本不属于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可吓人了。”

“的确呢。”

“那些石头种类各异,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的品质都极高,几乎没有杂质,外形也极为圆润光华,根本不需打磨就是艺术品...你说会不会有人为了这些石头杀人谋财啊海伦。”

“嗯...有这个可能性呢。说起这个...”海伦将茶递给库特:“你今天怎么想着穿紫色的衣服了?”

穿着脏兮兮的白色科研员服装的库特瞪大了双眸,接茶的手微微一顿。

“你在说什...你的眼睛怎么了?!”觉得事态不对劲的库特拿过茶放到一边,他眼睁睁看着面前人的眸子覆上一层淡紫,那自瞳孔向四边蔓延的紫色像是一层阴影,使原本闪亮的眼眸逐渐失了光彩——和那些患者的眼球状态几乎一模一样!库特几乎是瞬间从沙发上窜了起来,他毫不忌讳地抓住海伦的衣领并带向自己。

两人的距离近的可以感受到对方的鼻息,鼻尖几乎要贴在一块,可库特此刻并不觉得又任何尴尬或不妥,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海伦身上了——全部都在那双漂亮却无神的眼睛上。

“...我是不是...”海伦并不愚蠢,他从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猜到了自己的状况,他抬手抚上自己的眼:“也患上那个病了。”

库特松开了海伦的衣领,他双手无力垂于身侧,前几日所见患者的模样历历在目,当自己的亲友患上这种疾病时,无力感才真正地自库特心里蔓延开来,他伸手抓住海伦的手踝,转身就走:“我不会让你失明的,我们去找艾米丽。”

——————————————

“库特,关心则乱。”艾米丽拿着记录册看着面前急得话都说不通顺的人,默不作声地递上一杯冷水。。

库特将冷水一饮而尽,终于是冷静下来。

“患者的眼球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大概今天下午6点左右,我一下班就去了他家,刚开始他给我倒茶我倒没注意他的眼睛,后来他出现了色差问题。”

“我看见了,是从瞳孔中心向四边扩散最后结成一层紫色的晶体。”

“初步判断是紫水晶。”

“嗯,这方面你是专家。”艾米丽点点头,转身又问海伦:“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可能是经常听库特提起此病,海伦此刻倒也不像有些病人那般方阵大乱,他抬起头,方向对着艾米丽:“我现在只能面前看到轮廓,细节是看不清了。”

“你近期有接触什么人吗?”

“没有。”

“嗯,谢谢您的配合,您先休息吧。”

艾米丽抓着库特出了问诊室。

“大约不是传染病。”艾米丽表情严肃,她皱着眉头翻看着手里的册子,那里头已经积攒了好几十份患者资料:“性别,年龄,职业...没有一个共同点。”

“这些人眼石头的构造也毫无问题,同普通的天然矿石无异。”库特脸色难看极了,他本已好几日不曾好好休息,这番变故让他身心俱疲,他倚靠着墙壁:“我们无从下手。”

“与其说是病症,倒不如说这是一种诅咒。”艾米丽合了册子,她抬手揉了揉眉心,对着库特摆摆手:“你快去睡一会吧,海伦这边我会帮你看着的。”

“艾米丽,完全失明要多长时间。”

“嗯...照着现在的速度来看。”艾米丽捏着下巴沉思片刻,对着库特比了个『五』:“不出五天。”

“没时间休息了,趁我现在还能做点什么。”库特皱起眉头,转身就要走,却被摸着墙出来的海伦出声阻止了。

“送我回家吧。”海伦朝着面前伸出手,他脸上的神情温柔且平和,那双没有神采的眸子丝毫不影响他笑容的温暖——可这偏偏刺痛了库特的神经,他看着朝着空气伸手的海伦捏紧了拳头。

艾米丽是明眼人,她轻拍库特试图安抚住对方暴躁的情绪,放轻了声音:“他现在的状态,让他呆在熟悉的环境也好。”

库特默不作声,他伸手牵住海伦的手腕,闷着声将人待会了海伦家。二人关系很好,互相拥有对方家的钥匙,但由于现在是海伦失明,再加上库特家乱的他这个不瞎的房主都会被绊倒,两人便决定回海伦家了。

刚把海伦带到家,库特便要匆匆离开,却被海伦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去哪?”

“去研究室,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

“不要去。”海伦牵住了库特的手腕,他低着头,撒娇似的轻摇库特的手腕,他声音轻柔,宛若恋人间的呢喃:“你陪陪我吧。”

库特几乎是立刻被戳中了命门,他愣在原地,竟然就这么被人牵回了房子。

后来的数天,海伦眼睛的宝石化越来越严重,刚开始还能看见些光影,现在已经分不清昼夜了,但海伦没有丝毫对失明的恐惧,只要呆在库特的身边,他总表现的十分安心,像是不曾失明一般,甚至还能监管库特的生活,迫着他正常饮食休息,但良好的心态无法改变宝石化,海伦的眼睛终究是要失去了。

——————————————

“可恶。”库特将手机拍在一边,他恶狠狠地一拳锤在墙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就在刚才,他从艾米丽那获得了令人失望的结果,他看着坐在床上的男人,不甘地咬紧了牙关。

“果然没有结果吗。”海伦『看』向声源,他面无波澜,但库特总觉着对方有几分遗憾意,他凑到海伦的床边坐下。

海伦摸索着握住了库特的手,他小心翼翼地捧起,另手轻抚库特手背:“挺疼的吧,这事不赖你,没什么大不了的。”

库特憋着没有告诉海伦他摸错手。

海伦轻抚一阵后便停了手,他一手握着库特的手,另手抬起覆盖住自己的双眸:“我记得你说过,我的眼睛是紫水晶。等完全宝石化后,我将这两颗紫水晶送给你好不好?”

“别说傻话了,谁稀罕那对破石头。”

海伦听了回复无奈地笑了,他能想象到库特此时气鼓鼓地模样,只可惜...

只可惜他再也看不见了。

想到这里,海伦合了双眸,他轻握着库特的手,沉默不语。

“海伦?”见人模样库特试探性的叫了几声,却得不到回应,他长叹一声似是松了口气,只见他回握住海伦的手,一字一句道:

“如果你的眼睛真的好不了了,那从今起,你吃饭我来喂,你看书我来读,你有了灵感便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我帮你写。”

“总而言之...”

“我会陪你一辈子的。”

海伦僵住了,他一向灵活的大脑一时竟然无法消化这些信息,只有一个念头停留在他空白一片的大脑里——

失明,似乎也还不错。

不等他有所反应,他只觉得眼皮上似乎有什么温暖湿润的东西轻轻触碰,他下意识地睁开双眼确认,眼前的光景让他愣住了。

他看到了。

他看见他的挚友,亦是他暗恋已久的人红着脸闭着眼,只见那人的睫毛抖了抖,他缓缓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便是一眼万年。











什么奇怪的彩蛋一:

知道病的治愈方法和发现方法过程的艾米丽医生微微一笑,觉得这个病真的就是诅咒。

学医救不了大基佬。



什么奇怪的彩蛋二:

海伦:真是可惜了,由我的眼睛化成的宝石应该挺好看的。(海伦的意思其实是没能亲眼看见宝石
库特:再怎么好看能比你的眼睛重要吗。
库特:你就是我的光彩,海伦,世界上的任何宝石都不如你万分之一的光。
海伦:///
海伦:那你不会拒绝你的光彩的做。爱邀请的对吗?
库特:...别吧腰痛。










林穆日常bb:
先放一段摘自百度的科普:紫水晶代表灵性、精神、高层次的爱意,可作对仰慕者的一种定情物、信物。 紫水晶一语源自希腊语的诚实,意思是“守身如玉,出淤泥而不染”。在今天,紫水晶则被视为是“诚实”、“纯真的爱情”的标志。

关于什么矿产啊医学啊眼球结构啊balabala的我不是专业人士所以如果有bug见谅√

btw这一篇少女心过了头,明明我不是少女啊xxx可能是单身久了人都恋爱脑了bu

然后再感谢一下为了老林穆操碎了心的找梗的玥樱小朋友以及一起讨论梗的躍总:D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