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杰冒 裘冒 鹿冒】当监管者送你上天

#又称:第五人格的正确玩法/家暴的一百零八种打开方式
#恋爱前提
#沙雕段子
#冒险家中心冒险家中心冒险家中心






【杰冒】

浓雾笼罩。

杰克隐于雾中,他彻底的消失在了库特的视线里,库特拿这样的杰克总是没有办法,只能从红光判断对方的位置——这太难了!

库特靠着墙,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愈发剧烈。在哪,究竟在哪?!库特屏住呼吸,冷汗自他额间滚下,他咽了口 口水,微微欠身自窗口观望,只见雾中一片令人心悸的红光幽幽而来。库特抬手捂住了唇,大气都不敢出,他蹲在窗框下,随时准备翻出木屋。

果不其然,像是嗅到了猎物的气味,杰克直奔木屋而来,他闯进屋子,毫无阻碍地看见了窗边的库特,库特毫不犹豫翻窗而逃,却因腿麻而慢了一步,尖利的爪子抓中了他的背后,库特靠着墙头晕目眩,他眼睁睁看着杰克翻了窗来到他的面前。

杰克看着面前惨白了脸的库特,他皱起眉头,动作轻柔地抱起了库特。被抱起的瞬间库特开始大力挣扎,尽管这动作幅度能勉强影响杰克的平衡,但这仍然无法阻止杰克送库特上椅子的步伐。杰克来到椅子前,他躬着身子,虔诚的隔着面具在库特眉心落下一吻,随即似下了决心般拉开荆棘将自己的恋人放上椅子。

杰克看着椅子上的恋人,他弯下腰,未绑上刀的指尖划过捆在库特腰间的荆棘,他靠近了库特的耳畔,声音低沉:“马上就会结束了,等我回来。”















【裘冒】

裘克看着面前在椅子上挣扎的男人,沉默不语。他没有抓到人的喜悦,相反,他感到了烦躁。

小丑裘克失了笑容,尽管他脸上夸张的妆容让他的表情不太明显,但库特仍然能感受到面前人周身的低气压,库特隐隐约约猜到了对方不悦的原因,他思虑片刻开口:“裘克,你什么时候心软的像个女人了?不过是回到庄园,又不是第一次了。”

预计中开启怼人模式的裘克并没有出现。对于库特的话,裘克仅是眯起眸子握紧了手中火箭,他近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为什么,你那群,该死的队友没来救你。”

裘克并非无理取闹,作为监管者,他尊重自己的恋人的最好方式便是全力以赴,若是放水反而伤人自尊。但其他求生者...他们是队友,于情于理,都该救他,哪怕是有尝试,但裘克并不曾耳鸣,换句话说,这些人压根就没想救人。

连一个暗中放水的机会都不给我吗?目睹自己恋人迷失的滋味绝不好受,裘克甚至开始暗想,如果有人来救走库特,那么装作操作失误,放他们一马也无妨。

但并无人来。

电机已经亮了几台了,狂欢之椅上的钟也即将转满一周。作为监管者的裘克无法拯救,只能毁灭,他背过身不再看椅子,随着一声惨叫,夹杂着火药燃烧的烟缠绕着裘克的鼻尖,又很快散开。

于是裘克的脸上有了笑容,他咧开嘴,露出狰狞的笑,他的眸子泛着幽幽的光,宛若地狱的修罗。

“你们,一个都别想逃。”










【鹿冒】

钩子穿过衣料刺进肉体,紧接着随着钩子快速向后的惯性,钩子越进越深,几乎要插穿身体,库特毫不意外地撞上了钩子的主人,也是他的恋人,班恩。

高速的移动和剧烈的刺痛让库特感到晕眩,他跪坐在班恩的身前,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扶着脑袋,他小声嘀咕着真狠啊,随即就被系上了气球。椅子就在转角,班恩牵着气球转身将库特挂上了椅子。坐上椅子的库特卸了力气似是完全放松,他仰着头看着面前的人,勾起唇角:“你的钩子还真是越来越准了。”

班恩没有回应,他捏着手里的钩子,仅仅是傻站在椅子前。库特总是很难从恋人那张鹿脸上看出什么,但他本能的觉得对方似乎在为此难过,库特摆了摆腿,好像他坐着的不是什么通往天际的火箭椅:“班恩先生,这是你的职责,别在意。”

“我不会责怪您的,这是游戏的规则,我技不如人,没什么好冤的。”

“我会好好磨练技术,下次您可就抓不住我啦。”

“班恩先生?班恩?”

面对面前明明身处险境还试图安慰自己的恋人,班恩终于有了反应,他双腿一曲竟然跪在了椅子前,他伸出双手连人带椅子将面前人拥入怀中。库特的双手被禁锢,无法回抱,只好侧着头用脸颊触碰着对方,班恩阖上眸子,将脑袋埋在了库特的脖颈间。

这对恋人在拥抱中离别。









#林穆怎么老bb:因为写了太多因为爱情而放走的监管者X库特,所以反向思考,如果双方是爱人的情况下还认真完成游戏会是什么样呢?这样,于是有了这一篇。

明明是亲密爱人却要在特定场合相爱相杀,本篇的宗旨大概如此。文中裘克的反应灵感源于一次游戏经历,由于网卡,我上了椅子,然后拼命的叫队友不要救,但是裘克先生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游戏结束后他说了一句上椅不救会不会玩之类的话。这位小丑到底出于什么样的心态说出这句话暂且不提,但是我觉得这个梗有点有趣,于是就写上了,可能有些不合适真正的裘克先生,在此先给感到不适的各位看官道个歉了。

亲手『杀掉』自己的恋人,比起迷失的库特,我认为监管者们要更加痛苦吧。

btw,假装预告一下,不会只让监管者们『家暴』的,大冒险家库特.弗兰克还是很强的;)

以上。

评论(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