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秃了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魔冒】介是谁家的小孩儿呀

#两人同居设
#瑟维身体缩小但心智还是成年人√


早晨醒来身边没人是个很糟糕体验。

库特摸摸身旁却摸不到人,失去暖源让库特有些不安,他这才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瑟维?”

久久无人回应让库特皱起眉头,他揉揉眼睛坐起身子,成功发现了身边被子异样的隆起,他伸出手试探性的戳了戳,那一小团动了动,只见他缓缓移动,最后从被子里钻出个脑袋。库特吓得瞬间清醒,大脑当机足足半分钟之有,好不容易缓过神,刚打算开口却因为过于震惊狠狠地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痛呼出声:“嗷。”

“怎么了?”刚睡醒的小孩说话还带着鼻音。很显然他自己都被这声音吓着了,他猛地坐起来,这动作使被子从他身上滑落。

“瑟维...?你怎么...”库特看着同样震惊的瑟维,他伸出手戳了戳对方软嫩的脸颊:“你这是逆生长了?”

“我也不知道。”小瑟维皱起眉头并侧过头躲避了恋人的魔爪,他支着下巴沉思,光溜溜的触觉让他有些不适,还没想出个所以然,他的注意力就不得不被转移到身旁的恋人身上:“怎么了?一直盯着我。”

库特发誓他不是个恋童癖,但是谁能拒绝一个小小只的小恋人呢?明明是一张那样稚嫩可爱的脸,却做出略显成熟的表情,他脸颊微鼓,嘴唇微微嘟起,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疑惑。能看见一向成熟稳重的瑟维这副可爱模样,库特着实是失去了抵抗力。

“咳,没什么。”库特毫不掩饰直勾勾地盯着瑟维,他眯起眸子,忍不住伸手捏捏瑟维的脸:“你小时候挺可爱的。”

瑟维难得不顾形象地翻了个白眼,他将滑至肩头的睡衣衣领朝上拽了拽,从床沿滑下了床,由于裤子过大不合身,此时此刻的瑟维仅仅穿了件超大号的睡衣。库特看着踩着大拖鞋的小朋友,无奈地挠了挠后脑勺,小声嘀咕:“这不知道的得把我当变态了。”

小朋友都起床了,库特也不好意思继续赖床,一番简单洗漱后两人开始吃早餐。库特看着腿短到踩不到地的小孩忍笑忍到被面包呛着,他无视了瑟维黑了一层的脸,伸手将瑟维手边的红茶换成了牛奶,面对小恋人不赞同的表情,库特理直气壮开口:“小孩子早晨就该喝牛奶,喝什么红茶。”

“我不是真的小孩,库特。”奶声奶气的腔调使这话完全没有信服力,甚至还成功的让库特笑出了声。瑟维非常不满地看着对面笑得捶桌子的恋人,他眉尖微挑耐住性子,支着下巴幽幽地盯着库特。

“咳,抱歉。”库特止住了笑,他揉了揉笑酸的面部肌肉,一本正经地问道:“那你现在怎么办,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吗?还是说我去找艾米丽,她值得信任。”

“...别惊动别人,先看情况吧。”这种丢人的样子看见的人越少越好,瑟维看着自己的小短手,满面愁容。库特伸手搓搓人头发,将对方的头发揉成一团:“说不定到晚上睡一觉就没事了。”

瑟维接受了库特的安抚。早餐结束后,由于瑟维这模样不太方便,且家里也没有童装,二人一致决定在家里待一整天。其实两个人都是忙得很的主,瑟维要忙于演出和新魔术,库特一进山就是一大段时间没影儿,这难得两人都空闲,反而不知道做什么了,商量一番后,二人一致决定看书。

于是一大一小各拿一书坐在了窗边,沐浴着暖融融的阳光看书。也许是小孩儿本就容易累,也许是阳光太温和,瑟维看着看着竟然抱着书睡着了。库特见状也放下了书,把睡着的小团子捞到腿上抱着,他一手环着睡着的瑟维,一手翻动着书,尽管整个房间安静的仅剩下翻书声,但气氛却像窗外暖阳一般温柔。


瑟维醒过来的时候头顶正被什么东西抵着,他揉揉眼睛发现自己坐在了什么人的腿上,他抬手摸了摸脑袋上,是十分熟悉的胡茬触感。

“库特?”瑟维试探着叫着恋人,但对方似乎已经睡着,没有搭理他。不敢弄醒对方,瑟维乖乖地缩在库特的怀里,他轻轻的将腰间对方的手掰开平放在自己大腿上。

瑟维将手覆上对方的手心。瑟维的手本是比库特的手大上一些的,但由于此刻的体型,瑟维的手小了许多,他把玩着库特的手指,一寸一寸地认真打量着对方手掌纹理,他捧起库特的手掌,虔诚地在手心落下一吻。

背后的心跳声变得剧烈起来,紧接着是库特将脸迈进了瑟维的发间。库特的醒来让瑟维也涨红了脸,收回手绷紧了身体,简直就是一做坏事被抓现行的小孩,瑟维轻咳几声:“咳,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不久。”库特反手握住了小孩儿的手掌:“大概在你亲我手心的时候。”

小孩炸了,大人也濒临着炸掉的边缘,两人顶着个大红脸,却没一个人有要分开的意思。打断粉红氛围的的是小孩儿肚子咕噜噜的响声,库特忍着笑放下了小番茄瑟维,简单的午餐过后库特决定出门一趟。

“一直保持小孩状态果然还是不行。”库特看着恋人,尽管对方本质上是个成年人,但小孩儿的外表还是让库特有恋童癖的错觉,他蹲下身子在小孩儿脸上吧唧一口:“乖乖在家待着,我去找艾米丽问问这个——也许这种超自然现象找祭祀小姐更合适?”

被当成小孩的瑟维挑眉看着库特,心里默默把『洗刷耻辱』这件事放到了回复原身后的第一位。

库特自然是不知道瑟维想法的,他跑了一下午,从艾米丽的诊所跑到了祭祀菲欧娜的住处,后来又钻进了自己屯古董古书的专用仓库,忙得晕头转向发现这现象对本人并无伤害,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松了一口气的库特到家时,夜色已经深了。

“我回来了。”库特进了家门却发现没人迎接。大概是睡了吧,库特想着,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简单冲洗一阵后便滚到了床上呼呼大睡。

睡梦中瑟维勉勉强强感觉有什么湿软的东西覆在唇上,并且还有滑溜溜的物体钻进了口腔,他勉勉强强地睁开一只眼,发现自家恋人以一个年轻人的状态压在自己身上,手不安分的到处乱摸。

面对血气方刚精♂力旺盛一心『血洗前辱』的年轻人,不知道库特的腰受不受得了啊。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林穆日常bb:本来是小清新的甜饼莫名其妙变成了车的开头,我真是太危险了🙈🙈🙈🙈🙈🙈🙈🙈
瑟维的羞耻心大概随着年龄的生长而逐渐消失了hhhhhhh总觉得有点oocxxxx
这里设定是老夫老妻(bu ,瑟维和库特年龄相仿的设定

评论(1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