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黄冒】你的灵魂属于我

#原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大章鱼
#哈斯塔设定参照百度,详情见文末林穆日常bb
#沙雕短篇一发完

哈斯塔很生气,作为一个神,他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失礼的称呼,而面前这个一手就能捏死的小孩,就是冒犯神的人。

“章鱼,章鱼。”小孩还再继续冒犯着,他试探着伸出手指,无礼地触碰着哈斯塔的足部:“你为什么不像刚刚那样说话?”

“无礼!”哈斯塔甩动触手将小东西抽到一边:“吾乃深空星海之主哈斯塔,你这个人类的小东西怎么敢这般失礼!”

被摔在地上的小孩很明显被摔痛了,他鼓着腮帮子坐在地上,一双大眼睛里盈满了眼泪。但他并没有号啕大哭,而是用脏兮兮的小手抹掉眼泪,并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迈着小短腿又到了哈斯塔的脚下。小孩儿仰着头,奶声奶气道:“我叫库特.弗兰克,妈妈说,交换了名字就是朋友了。”

“朋友?”哈斯塔嗤笑出声,一条触手自土壤里生出,将小库特卷起至半空,哈斯塔逼近面前的小孩:“我能轻而易举吞噬你的灵魂,而你无从抵抗。”

很显然一张由红色眼睛构成的脸(那根本不能叫做脸)对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来讲过于刺激,更何况先前的所作所为也是库特壮着胆子完成的。他太孤独了,频繁的搬家让他没有朋友,以至于他看见面前这个成了精的章鱼时,竟然萌生了同对方玩耍的想法。

可怜的小家伙,被触须紧紧缠绕,他颤抖着,小脸红扑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甚至哭出了个鼻涕泡,但他没有收回自己的话:“如,如果拿走我的灵魂,您就可以和我做朋友的话,那么请动手吧。”

“你的灵魂过于稚嫩。”哈斯塔放弃了面前这个哭的脏兮兮的小孩的灵魂,他将人放回地面,转身沉入水里:“你的灵魂属于我了。”

“那我们是朋友了吗?”小孩怯生生地趴在岸边,对着水里轻声说道,而岸边垂下勾住小孩小指的触手已经给予了答案。

“那我以后天天来找你玩哦。”小家伙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抹干净眼泪兴奋地对着湖水喊。哈斯塔通常在日落之后才出现,这个时间对于小库特来讲太晚了,他跑向家。

最先打破承诺的不是哈斯塔,是库特。尽管每次都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哈斯塔还是在库特找他时出现了,但小库特却因为搬家而离开了这块地区。

再次见面是数十年之后。

气泡在水中跃动着,水呛入喉管让库特感到难受。反正没人喜欢我,而我也还不起那么多钱,库特缓缓阖上双眼,过度的酗酒让他的胃感到难受,就是这样的死法有些难受...

柔软的触感裹上腰间,紧接着库特感觉自己在飞速上升,随即他脱离了冷冽的湖水,并被甩到了岸边松软的泥土上。

“咳,咳咳咳。”库特伏在岸边,试图将肺里的水咳出,经过这么折腾,库特被酒精迷晕的大脑也清醒了些,他抬头看着神,眯起了眸子:“我...我记得你,章鱼。”

“我搬家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了。”库特所幸盘腿坐在地上,他眯着眸子涨红着脸,全身上下湿漉漉的。哈斯塔注意到,库特身上有不少淤青,衣服也是脏兮兮的,似乎是与人打过架,而他现在迷迷糊糊满身酒气的状态昭示着这人的过度酗酒。

“嗝。”库特打了个酒嗝,熏的自己都皱起眉头,他朝着神的方向磨蹭,伸手大大咧咧地抱住了神的触足,他一脸满足地用滚烫的脸颊蹭了蹭神冰凉的触手,低声嘀咕几声便阖上了眸子。

“人类,不许在这睡,否则吾将夺取你的灵魂。”哈斯塔动了动触须,却并没有将对方甩出去的意思,人类的热度让他感到新奇,他犹豫着下一步的动作。

“你,你拿走啊。”睡的迷迷糊糊的小年轻抬起头看着神,他一脸醉态,双眼无神,他伸出手揪住哈斯塔的衣角,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下:“所有人都排挤我,我只是个负债累累的赌场败类。”

情感像是洪水倾泻,小年轻哭得毫无形象,他边哭边碎碎念,哈斯塔很努力地去辩识但是仍然听不懂对方在念什么,他看着哭得直抽气的库特有些手足无措,半晌他憋出了一句话。

“你的灵魂是我的,所以在我拿走他之前你得好好珍惜。”不远处传来了焦急的呼喊声,哈斯塔将一个面具搁在了抱着他触须疑似睡着的人的小腹上:“你现在的灵魂过于颓废,待你成长之时,吾自会再来收割你的灵魂。”

等弗兰克夫妇找到自家儿子时,库特正抱着个面具躺在泥地上躺着,二人赶紧叫醒了儿子把人带回家。尽管库特是从头到脚都湿漉漉的躺在野外,但他却没有感冒,甚至连点不适都没有,一觉醒来仍然活泼乱跳的,但弗兰克夫妇心有余悸,他们对于儿子的颓废感到担忧,于是夫妻俩一狠心,将自己瘦弱的孩子送进了军营。

库特是不愿意进军营的,但军营里的同伴们比学校的那些似乎好的太多。于是库特适应了环境,在艰苦的训练之余,他会激情讲述他的『冒险故事』,刚开始还有人相信,但时间一久大家都认为这位新兵在吹嘘自己。于是新兵库特勇敢的豁出姓名,豁出性命保护战友,在得到他人尊重的同时也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天已经黑了,你是耗不过我们的,投降吧,我们优待俘虏!”

“好吧。”库特朝后退了一步,他能清晰地听见身后海浪拍案的声音,他下意识地伸手摸向背后的背包,里头装着个奇怪的石面具。横竖都是死,不如赌一把。库特纵身一跃,预想中的咸涩海水并没有淹没他,而是一个手臂牢牢的将他禁锢在某个怀中。

库特看着面前的神。神同旧时不同,他头戴皇冠,身披金甲鳞衣,金色的三叉戟缠绕着蓝芒浮于他身后——而对于库特来说,最大差别果然还是...

“好久不见,你变蓝了。”库特一本正经地对着神说。

哈斯塔顿时有想把这个人类丢进海里的想法。

哈斯塔刚要开口,几声枪响打断了他。哈斯塔一手搂着库特,另手仅是一挥,霎时土地里生长出一排触手将子弹尽数阻拦。被打断说话以及被破坏气氛的不悦使哈斯塔失去了耐心,只见触手门迅速将要逃窜的士兵们缠绕,触手越颤越紧,最后随着骨头碎裂的脆响,一个个士兵变成了瘫在地上的烂肉。

“你的灵魂属于我,人类。”解决完讨厌的虫子,哈斯塔逐渐恢复了神的冷静,他垂下头看着怀里的人类——对方在战役中受了伤,此时此刻他的眼睛正在冒血,哈斯塔轻吻着库特受伤的眼眸:“除了我,谁也别想将你带走。”










后记一

库特:你的亲亲又不能止血治疗,你亲什么。把海水蹭到我伤口上刺激我吗

哈斯塔:...。

后记二

库特『包扎中』

哈斯塔:你不能让自己受伤,因为你是我的。

库特:我的灵魂属于你,但我受伤的是肉体唉。

哈斯塔:...。

后记三

后来肉体也属于神的库特发誓自己再也不嘴贱了pei

神表示,虽然经常挂在嘴边的收割灵魂对自家人类是做不到的,但另一些事情还是能说到做到的,比如淦到下不了床之类的xxx










林穆日常bb:首先放一段百度来奠定全文章鱼先生的性格

所有包括哈斯塔在内的旧日支配者都不存在邪恶这一概念,人类相比于这些强大的远古生物就好比蚂蚁与大象。大象是不会对蚂蚁产生恶意的。

所以我大胆设定出了我文里有些仁慈(对于冒犯自己的人能宽容还试图和人家谈恋爱bushi)的章鱼神,他作为神对人类是有鄙夷的,但同时他对这个某种程度看着长大的人类很重视

感觉我写的好沙雕和狗血啊,哈斯塔这位神被我写的怪怪的,库特的性格看着也怪怪的,我感觉我好像有点ooc(扣脑阔

有空可能会大改/重写

顺便一提百度里哈斯塔是掌管风的神,并且还和人水神是死对头xxxx不管了哈斯塔海神皮肤真好看xxxxxxx哈斯塔是没有具体形态的,所以可以随意变化(换装bushi

btw文中一切bug都是剧情需要哈哈哈(比如打仗为什么会打到海边悬崖上xxxx因为我需要(叉腰

话说我也想和小库特交换名字啊——(怪蜀黍JPG

另外名字,我换了,虽然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大章鱼也很符合啦(无处不在的章鱼神pei)但是我还是觉得你的灵魂属于我更符合吧?贯穿全文hhh抱歉啦和之前给大家看见的标题不太一样,我总是会反复斟酌标题(尽管我根本不会取xxxx
我还有想过被神眷顾的人,但是觉着不太对没点题hhhhhx

btw我get到一个虐,就是神的年龄是无限的,懂我意思吧🌚🌚🌚🌚🌚

评论(24)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