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佣冒】宝藏

#私设有
#梗源新皮肤
#黑化预警
#有原创角色

他是个特别的男人。

在这个闹哄哄的环境里,坐在角落里看书的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和那些拿着劣质啤酒袒胸露背的粗鲁水手不同,他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身上穿着件黑色皮质马甲,里头配了件白衬衫,脖子上甚至还打了根领带,若不是他腰间挂着的那捆绳子和旁边的登山包,以及衣袖上的船形图章,我根本无法认出这也是一个冒险者。

“哈,在酒吧看书,真奇怪不是吗。”我凑上前试图跟他搭话。但他似乎并不想搭理我,他仅仅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又低下了头。

我更肯定那个传言了。

传言说,离着很远的地方有个无人岛,里头有无数珍宝,只有一个人拥有那地方的地图,他们管这个人叫宝藏守护者。听说守护者来去无踪,行迹不定,几乎从不与人交谈,是个很神秘的人。听说这人会随身携带一本红皮书,还有一个很大的登山包,包里藏着那个岛屿里的一样宝藏。

而通过我好几天的观察和跟踪,这个男人满足了所有条件。

“我能坐在这吗。”我坐在他的对面。他收了书看着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您已经坐下了,先生。”

“咳,别在意。”我尴尬地赔笑几声:“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是守护者吗。”

他眉尖微挑,不紧不慢地将手中的书放进了包里。

“我是冒险者凯西.伊格尼斯。”我无视了他的去意,继续说道:“等拿到东西,我们二八分。”

“那地方危险的很。”他沉默片刻终于开了口,他抬眸看着我:“我能带路,但是我只负责指路,剩下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不会插手。”

“只要能指路就行了。”对于他的态度我是意料之内,他看着并不像出色的冒险家,不过是运气好得到了地图罢了,要不是他擅长隐藏自己,他肯定被杀人越货了,不过如果上了船...哼哼,看他能躲哪去。我心里已有了计划想法,但面上不能展现出来丝毫:“我船上的伙计各个身强力壮,精通航海,你不必担心。”

“...那就走吧。”他背上包站了起来,径直走出酒吧:“我叫库特.弗兰克。伊格先生,请带路吧。”

于是我领着弗兰克上了船,简单的将伙计们介绍一下后,他便暂住在我隔壁的房间里。

“船长。”弗兰克一进去,我的大副就凑了上来,他皱着眉头一副不赞同的模样:“您怎么能确定他是宝藏守护者,随便带陌生人上船实在太危险了。”

“哎,我的大副,这不是问题。”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抚:“上了船出了海,就是我们的地盘。如果他不是,我们就——做了他。”

大副见我这么说也不再阻拦。

————————————————————

出航十分顺利,一路难得的安全。我发现弗兰克和我那群伙计成功打成了一团——他们兴致勃勃的围着弗兰克,而弗兰克似乎正讲着什么,我凑近一听,这家伙正在吹嘘自己的冒险经历,什么喷火的巨龙,蓝色毛发的狼群,还有价值连城的宝箱...哦天呐,原谅我的伙计们吧,他们短浅的学识让他们被这家伙欺骗。

“那群蓝色的畜牲各个都是大块头,他们张着血盆大口朝着我们袭来,我甚至能清晰的看见它利爪上泛青的毒液,我们钻进了草丛勉强逃过追击,为了掩盖气味我们不得不在身上脸上抹上泥巴。”弗兰克讲的绘声绘色,他手舞足蹈像个滑稽的小丑。“后来我们遇见了头狼,我的天,它可真大一只,和其它狼不同,它的皮毛泛着红色,我们拼命的跑——”

“抱歉打断你的说话,不过,你一直用的我们,听起来你有个很亲密的同伴,那么...”我对这样的无稽之谈实在是听不下去,我忍不住凑上前打断这个大话精:“他人呢?”

只见弗兰克微微一愣,随即那双眼睛黯淡下来,这次他没能像说他精彩的『冒险经历』那样滔滔不绝,而是只憋出来几句话:“他被狼王抓伤了,为了救我。”

“噢,那可真遗憾,后来呢。”看着他的模样我反而来了兴致,我真好奇他的故事还能怎么编下去。弗兰克垂下了头,他轻声道:“他没办法继续冒险了。”

“噢我的天啊。”他脸上的悲伤几乎能骗过我,但我才不相信有什么蓝色红色的巨狼。弗兰克皱起了眉头,我能看见他的身体微微颤抖。噢我真是太坏了,再这么多人面前揭穿一个大骗子,这让骗子怎么想?我装模作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

弗兰克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他转身回到了房间。我的伙计们似乎都认为我戳到了他人的痛处,用不认同的眼光看着我。是啊是啊,我揭穿了一个骗子,戳了他的痛处。

没了故事,人群散开了,回归到各自的岗位。还没到岛呢,我可不能得罪了我的地图。我思忖片刻决定去和弗兰克道个歉,可我一推开门,一样东西抓住了我的眼睛——那是多么漂亮的宝贝啊!一对金光闪闪的护腕,我来不及看清它的做工,但那耀眼的金色着实吸睛极了。弗兰克看见我来了,他迅速将护腕收进了包里。

“你有什么事吗,伊格先生。”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我。

“那一定就是岛屿上的宝藏了。”我走进房间并带上门:“我能看看吗。”

“它们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恕难从命。”弗兰克摇了摇头,将包抱在怀中:“如果你没事,劳烦您出去,岛屿的周围有雷雨圈,在抵达之前我需要准备,请您叫其他人准备一下吧。”

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停留。我出了房间后却还是对他包有极大的好奇心。我回到房间,将耳朵贴在了墙板上,他说话声音太小,我只能勉强听到几句

“我马上就回来了,奈布。”

“回到你身边。”

马上回来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的朋友死在了那个岛上?没来得及细想,船的颠簸就打断了我。我冲出房间,果不其然前方雷雨交加。我站在船头举起手:“冲进去,伙计们,前方就是目的地!”

—————————————————

在我的引领下,我们有惊无险的到达了小岛。

“嘿弗兰克,我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船上。”在大伙陆续下船的时候我找到了弗兰克。

“我也不打算一个人留下,先生。”弗兰克背上包径直掠过了我。事实上,我对这个小岛还是有些不放心,我需要他,如果发生什么事,他将成为我的挡箭牌。

我跟在大部队的末尾。这样的探险我总是在后方镇守,弗兰克看起来神态自如,但我走了大概半个小时,除了该死的树我什么都没见到,宝藏的影子我都没看见。

“该死的你是不是在骗我!”我揪住弗兰克的衣领,他还没做出反应,只听一声狼皋,随即是阵阵狼号。他抬手抓住我的手踝,该死的他力气怎么这么大,我手一松就放开了他的衣领,他理了理衣服:“您会为您的失礼付出代价,先生。”

我的伙计们面面相觑,他们站在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捏紧拳头朝着弗兰克的脸上招呼,却被他侧身躲开,随即我小腹一痛——那个阴险的家伙居然用手肘顶我!我摔在了地上。

“还不快帮忙!”我大叫,我的伙计们犹豫片刻还是上了,毕竟比起弗兰克,我才是那个带着他们冒险的人,他们一拥而上,就算弗兰克很强,他也难对群敌。

“好吧,这是个不明智的选择。”弗兰克轻叹一声,他从腰包里拿出一个管状物体,只见缕缕轻烟自管中溢出,我看见我的伙计们大片大片的倒在了地上。

“该...死...”尽管我试图屏息,却仍然吸入了烟雾,很快我也失去了意识。

——————————————————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我张望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洞穴,周围血腥味很重,而且我还看见了熟悉的...断肢残骸和衣料。

“他们被享用时没有经历任何痛苦,全部都处于昏迷状态。”弗兰克走进山洞,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十分可怖。

“你这个恶心的东西!卑鄙小人!”我大吼着,试图挣开束缚。他皱起眉头不赞同的摆摆手:“别吵,先生。奈布会被你吵醒。”

“我已经醒了,库特。”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天哪,我看见了什么?一个蓝色皮肤,披着红色狼皮的男人?他顶着硕大的狼头,狼牙挡住了他的眼眸,双手带着金属爪,看起来他和狼融为了一体。

男人站到弗兰克身后,他环住弗兰克的腰,下巴搁在弗兰克的肩膀上,他轻蹭着弗兰克,低声开口:“早,库特。”

弗兰克没有丝毫惧怕,他抬起手轻抚那怪物的脸颊,甚至亲昵的眯起眸子蹭了回去。我顿时就明白了,弗兰克和这个怪物的关系不浅,他利用谎言欺骗他人,就为了给这个怪物带来食物。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恶心的人!”我奋愤怒地大喊大叫。

“我没有说谎。”弗兰克拦住了要靠近我的怪物,他看着我,面无表情,就像当初在酒吧里那样:“我跟你说过了,这里很危险。我也和你们讲过这岛上的狼群,是你自己一意孤行,葬送了你这一船兄弟的性命。”

“那,那宝藏呢?”我问。

弗兰克很明显的表达了他的不屑和鄙夷,他翻了个白眼:“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关心宝藏。关于宝藏这点,我想说,宝藏就在这里。”

弗兰克侧过头,我从未见过他露出这般柔和的表情,只见他看着那个怪物,轻声说道:

“他就是我的珍宝。”

那怪物再次搂住了弗兰克。

“那么现在,伊格先生。”弗兰克轻吻一下怪物的侧脸后转过头看向我:“吃早餐的时间到了。”

我当然不会天真的人物他要招待我吃早餐,我知道,我就是怪物的早餐。

在被撕碎之前,我听见了弗兰克的声音。

“我从来不是什么远航者。”

“我是引领人迷航的海妖。”

“生生世世守护我的珍宝。”




林穆日常bb:这篇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看见迷航冒险家和感染佣兵第一反应就是海妖的梗,就是用优美歌声迷惑水手使他们撞上海礁失去生命的那个。

设定大概就是,库特和奈布出去冒险,误入这个岛,被头狼攻击。头狼的狼爪是有毒的,尽管二人尽力斩杀了头狼,但奈布已经感染了狼毒。狼群的规矩是杀掉头狼的就是新的头狼,所以无法解毒的奈布干脆就留在岛上,他剥下头狼的皮披在了身上,他有狼的生活习性和人类的意志。

但是不知道是哪里传出来有什么宝藏岛的传闻,比起等人找上来不如布好陷阱请君入瓮,于是库特发出传言,然后领着这些人送死。去一批死一批众人对这个位置会产生恐惧也是迟早的事,就不会有人来叨扰了这样。(而且还可以给狼群和奈布加餐)

本文奈布的戏份不多,主要写的是库特。(库特的戏份都没我多哈哈哈x

我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gg前还吃了一大口狗粮,太委屈了pei

很少用第一人称正经的码文(而且我还是个很恶心的家伙x)感觉给自己加了好多戏,这大概就是抢戏的导演吧盒盒盒盒盒

诱饵和输出,也是最佳搭档呢√

评论(1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