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魔冒+慈冒】一丘之貉

#现代paro
#三人同居背景
#胡子组大三角,库特团宠,欺诈友情向
#魔术助手瑟维&无业游民克利切X作者库特
#文中犯罪方案经不起推敲我的锅
#文中医学知识经不起推敲我的锅
#文中新闻播报用词不规矩我的锅

瑟维手忙脚乱地关了电视,动作幅度大得把桌上的筷子都蹭到了地上,他很少这么慌张。

“瑟维,”库特放下筷子,他表情复杂地看向对面的瑟维,缓缓开口:“对于这个事,我很抱歉,发生这种意外总是让人...难以接受。”

库特口中的事指的是刚刚新闻播报的大魔术师意外陨落,这个大魔术师正是瑟维的师父。但瑟维对此事并非难以接受,而是意料之中。

是的,更换道具使『意外』发生的正是他本人,他对于自己师父的压制非常不甘,这种愤慨的积攒使得他终于狠下杀手。

“唉...真是造化弄人。”库特轻叹一声,他想捡起瑟维弄掉的筷子,却发现筷子滚落在身边的克利切的脚下,他抬头想叫克利切帮忙,却发现对方也有些不对劲:“克利切,你怎么了?”

“啊,没,没事。”被点名的人回过神连忙摆摆手,他看着库特茫然的眼神扣了扣后脑勺:“克利切就是太震惊了。”

然而克利切并不是震惊,而是惶恐。他不仅知道杀人,而且这法子还是他提出的,锁死水箱的锁正是他买的。

二人之所以如此慌张,是因为瑟维下手时被看见了。当时买锁的时候克利切可没考虑太多,以至于他的指纹仍然留在了锁上,如果那人将这一切告发,不仅是瑟维,克利切也逃不掉——更何况他还是个有前科的人。

“好吧。”库特对于二人可疑的行径选择了相信。对于朋友不多的他来说,他总是会信任为数不多的那么几个朋友,哪怕对方是善意的谎言。库特收拾好自己的碗筷:“我吃饱了,你们慢吃,我先去整理一下厨房。”

目送库特进了厨房,餐桌上的俩人歇了口气,他们面面相觑,两人都在等着对方开口,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最后是克利切先开了口:“你先说的是真的?那人长什么样你看清了吗?”

“是个运动员,身材很魁梧。”瑟维瞥了眼厨房压低了声音:“好像是来这参加大会的大学生橄榄球队,因为他们是成群结队的一群人所以我有点印象。”

“那具体是哪一个你记不记得。”克利切拿起筷子捯饬着碗里的米饭:“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应该是那个队伍的前锋。”瑟维掏出手机指给克利切看:“就是这个人没错了。”

“威廉.艾利斯...还算个公众人物,更难解决。”克利切接过手机查阅着威廉的公开资料,他皱起眉头:“你打算怎么解决。”

“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已经杀过一个人的瑟维对于杀人这事已经看开了:“你准备怎么办。”

“当一次帮凶和当两次也没差。”克利切将手机扣在桌上:“记得对库特保密。他是干净的,我们不能拖他下水,而且...”

“而且我也不想让他看见我的这一面。”瑟维很快接上了话,两人在有关库特的事情上总是很容易达成共识。

“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库特的突然出现让两人吓得一僵,克利切最先反应过来,他夹了一块大蒜丟进瑟维的碗中,由于大蒜奇妙的味道,瑟维对这样食材一直都很抗拒。无视瑟维黑了一层的脸,克利切笑嘻嘻地说道:“我们关系可好了,来多吃点大蒜,神棍。”

“不了还是你自己品尝吧老骗子。”瑟维黑着脸将碗推回去。于是两人将一个碗推来推去,活似小学生吵架。

库特看见这样闹哄哄的场面反而放心了许多。这才是平时的家,库特看着两人,心中莫名温暖。被注视的两人有些慌张,两人对视一秒随后转头,几乎是异口同声:“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种日常很温馨。”库特摸摸后脑勺,咧开嘴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双眼眯成了一条缝:“这样的生活真让人喜欢。”

这个人笑起来也太犯规了。瑟维和克利切微微一愣,随即下定了决心。

一定要保护好他,绝对不能让他趟浑水。

于是二人开始研究橄榄球大会的时间,并查清了后门的位置,以感冒买药的理由支开库特再三商议后二人决定在大会结束的夜里后动手。

按照犯罪预想,是等对方无论是庆功还是消愁,总之喝的酩酊大醉后将对方引到没有监控的小巷子里,然后趁着人晕乎直接一砖拍死,最后将现场伪装成喝醉了摔死即可。

但是事情发展的并不那么顺利,比如说现在喝醉了力气反而更大的运动员。

砸在后脑勺的砖块不仅没能使运动员晕迷,反而使对方愤怒起来,他转身一掌将拿着砖的克利切推的连连后退,回身对着瑟维就是一拳。瑟维侧过身子狼狈躲过,拳头擦着他的鼻尖而过。正值年轻力盛的运动员尽管醉了酒,对付两个体质一般的中年男人似乎仍游刃有余,他与二人周旋着,像蓄势待发的虎。

“我想起来了。”威廉恍然大悟,他大吼出声指着瑟维:“杀人凶手,想杀人灭口?没门!”

瑟维呼吸一滞,同样愣住的还有克利切,趁着二人因为害怕心悸无法动弹,威廉拔腿向巷外跑去,见二人阻拦便躬着腰撞开,瑟维和克利切怎么能抵御住一个橄榄球运动员的冲撞?两人被这他撞的几乎倒地,花好大力气才勉强扶着住墙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威廉即将逃离。

“抱歉,今天你不能这么离开。”

突然出现的人让在场的三人都愣住了。

“怎么会...”瑟维瞪大眼睛看着出现在巷口的库特。他应该已经睡着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瑟维下意识看向克利切,却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震惊。

只见库特自下往上力推威廉下颚,这使威廉感到眩晕,不等他反应过来,库特便已捉住了威廉的手臂。尽管二人存在极大的体型差,但库特的格斗技术能很好的弥补这一点。他用肩膀抵住威廉,随即腰部发力来了个漂亮的过肩摔。威廉本就有些晕乎,再加上这么一折腾,他只觉得脑子和胃天旋地转,随着呕的一声,这位醉汉吐了一地。

“先睡会吧。”库特反身骑在威廉的背上,他自腰间的登山包中掏出根针剂注射进威廉的脖子,威廉逐渐没了动静。成功制住威廉让库特长吁一声,他用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随即站起,他看着目瞪口呆的克利切和瑟维,轻叹一声:“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带上他跟我来。”

于是原本的杀人二人组变成了搬运工二人组跟在库特身后,三人都极为默契的没有开口。穿过几个暗巷小路后,他们来到了一个诊所的后门,一个穿着护士装的女士站在门口似是在等待。

“艾米丽,接下来交给你了。”库特上前和女士交谈,对方点点头打开了诊所的后门,二人跟着女士来到手术室,协助对方做好准备工作后,二人出了手术室,库特正坐在椅子上等着二人。

“库特...你怎么会...”

“你们的说谎技巧很强。”库特抬眸看着表情复杂的二人:“但骗不了我,我们太熟悉了。我察觉到瑟维做了什么后,便开始了我的行动,顺便一提我在家里是装睡,其实我一直在观察你们的行动。”

“我曾告诉过所有人,我书中的冒险故事都是我的『真实经历』。”库特抬手掩住左眼上的伤口:“这话有一半是真的,我的确是个『冒险家』,只不过舞台不是无人区丛林,而是军队和战场。”

“艾米丽是可以信任的人,我的朋友之一,不必担心。”

“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

库特一连串的发言解决了二人心中的疑惑,两人摇头不语,库特站起身子,他走近二人,抬手一边一个将瑟维和克利切的脖子抱住,三人的脑袋因为这个动作靠在了一起,库特轻声开口:

“现在我们是一丘之貉了。”

“所以从今天开始,无论发生什么事”

“都不要排开我。”

“我需要你们。”


后记:

接下来摘取两篇篇后来几天的新闻

“新星橄榄球队员因酗酒摔倒,造成头部重伤神经组织受挫,现因其精神状况极差已被联盟禁赛。”

“著名魔术师的关门弟子——瑟维.勒.罗伊的魔术首秀圆满成功,观众爆棚人气飙升,预计将于x市开设第二场表演。”







#林穆认真bb:简言之就是个,看起来最白的其实黑的一批的故事。就是想写小心翼翼护着的小天使其实是最黑这样,想写帅气的库特

结果写的乱七八糟就很糟心,结束的有点突兀,论想到的写不出来的痛苦or2

感觉并没写出什么感情线,比起爱情更像男人间的友谊啊buni 暂且先打上cp tag,如果各位觉得不妥我就删

关于两人对库特保密,我认为这是对团宠的保护,毕竟不知者无罪,而且可能也有种在喜欢的人面前想保持良好形象,在损友面前就随便的小心思吧盒盒盒盒盒

瑟维和克利切的关系大概就是损友+情敌,因为能达成共识所以决定和对方一起守着库特,一致对外的同时也保持着内部争宠(pei的关系

库特在这儿的设定是属于大智若愚的类型,对很多事都闭口不言,但是其实都很清楚,怎么感觉有点切开黑唉🙈🙈🙈🙈

btw我很喜欢威廉的,真的!

话说我真的好短啊xxxx被玥樱小朋友嫌弃的林穆

评论(8)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