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佣冒】亡命之徒

#曲梗:partners in crime
#两人已是恋人设定
#背景:从军队退役后的两人走上了犯罪的道路bu
#私设身高差
#历史水的一批有bug请当私设(瘫

“早。”

奈布刚醒,就看见自己的爱人正在看书。他低哼几声环住对方的腰,眯着眸子在人腰间磨蹭。

“痒,别闹。”被扰的无法看书的库特无奈地放下书,他侧头看着撒娇的人,伸手拽了拽被子盖住人光裸的背部。

“你在看什么。”奈布将头埋在恋人的腰间低声道。热气喷在腰间的感觉可不好受,尤其是在早晨,男人正血气方刚的时间段。

“别这样,我们今天还有事情要做。”库特朝另一边缩了缩,这动作使他的书掉落在地上,他伸出手挡住奈布的脸:“该起床了。”

“好吧好吧。”奈布服从了,他松开了手,慢慢的退后——然后趁着库特收手时在人腰间狠狠地嘬上一口,随即起床,并对羞恼的库特报以无事发生的态度。

对于恋人的撒娇耍赖行为,库特习以为常。他走到卫生间,和奈布站在一块,奈布要比他进去的早些,因此洗漱也比库特快上一步。看着叼着牙刷的库特,奈布又粘了上去,将下巴搁在库特的肩上。

“我要漱口。”库特也不阻止,只是在躬身前发出提示,待库特口中泡沫清理干净,奈布迫不及待地凑上去跟人来了个充斥着牙膏味的早安吻。

“这家宾馆的牙膏味道真糟糕。”库特砸吧砸吧嘴,回味一番后得出结论,他侧头用鼻尖蹭了蹭把脸埋在自己脖颈间的家伙:“我们得走了。”

在库特的催促下,两人很快穿戴整齐,并下楼退了房。刚一出宾馆,便看见了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东西。

“看这通缉令——他们拍照技术可烂透了。”库特走到墙边,随手撕下一张通缉令,嫌弃地皱起眉头将其揉皱扔掉,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奈布:“没想到他们这么快。”

“看来这里也不能留了。”奈布环臂看着通缉令,抬手拉低了兜帽的帽沿,若无其事地捏住库特的手腕:“走。”

库特任了对方行动,空着的手对着墙上的通缉令比了个中指并附上一个鬼脸。“垃圾拍照技术。”留下一句对通缉令的评价,库特回握住对方的手:“你觉得那个宾馆老板会不会想起他两位住客的容貌?”

“他最好不要记起。”奈布眼眸微眯,下意识将手搭在腰间,那里佩戴着他的老朋友——那把沾染无数敌人血液的廓尔喀弯刀。

很显然宾馆老板的记忆力还不错——警车陆续赶来堵截了街道,库特与奈布和其它普通人一起被堵在一团。

“啧,真该死。”奈布紧皱眉头,握住库特手的力度也增强的几分。库特没有多说什么,仅仅是用力的回握住对方,双方的温度自手心传递相融,竟有着安抚人心的神奇力量。

“老样子,我来制造混乱。”库特侧过头对上爱人视线,微微踮脚在对方唇上轻啄一下,随即松开了手一头扎进拥堵的人群中。奈布抽出了腰间的弯刀紧握手中,潜行在人群里。

“这是谁的钱掉了——!”库特自包中掏出一把钞票,(自从抢了银行之后,这东西总是不缺的)让其散落地面。金钱的诱惑总是让人无法抵抗,在钞票的指引下人群就像沸腾的水,场面逐渐失控。

“你们都给我安静!”试图控制场面的警。察掏出了枪,还未能朝天开枪,他的脖子便被锋利的刀刃划开,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引起更大的混乱,而刀刃的主人却消失在了人群中。紧接着又一个警。察遭到了毒手,那银色的弯刀宛若无形的死神,将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这片土地上。

“保持警戒,盯紧人群,别让犯人跑了!”一个老警。察看出了二人的意图,他朝天开上几枪镇住了人群,他的视线在人群中迅速流窜。

“就是他!”混乱之源——一直在丢钞票的库特被暴露,老警。察果断的将枪口对准了库特,并扣动了扳机。

人群是最好的隐蔽环境,也是最差的。此时此刻被人群围住的库特根本就没有移动的能力,即使听见了枪声也无法做出及时的回应,只听砰的一声,他背后一热——

奈布自库特身后拥住了他。

“这些该死的条子。”库特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咬紧牙关,额头上暴起的青筋昭示了他此刻的愤怒,但他不能回击,因为逃跑的最佳时机到了。

人群终于在恐惧中彻底沸腾了。

库特紧握着奈布的手,带着对方脱离人群躲进了一个深巷里,他握着匕首守在巷口,直至喧闹逐渐平静——隐约还能听见几句怒吼。

“暂且安全。”库特回到了奈布身边,看着人鲜血淋漓的肩部,库特气红了眼,他咬着牙朝着墙壁狠狠锤了一拳,然后从包中掏出绷带给对方一个简易的包扎,整个过程库特都绷着脸一言不发。奈布突然将头埋进库特的脖颈间,没受伤的手勾住库特的脖子,他用手指磨蹭着库特的后颈。

“这根本不够。”库特突然开口,他的声音有些低哑:“我们需要诊所。”

于是二人耐心等待,在夜幕降临之时袭击了一家即将下班的诊所。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那样做。”库特将枪抵着老医生的后脑勺。年迈的医生尽管被吓得发抖,但丰富的经验还是让他能够完成包扎,正在包扎即将结束时,老医生突然冲向了警报按钮,尽管库特反应够快用子弹结束了对方,但老医生的尸体却仍然触响了警报。

“该死的老东西。”在警报声中库特迅速完成包扎并带着奈布冲出诊所,却没料到诊所已然被还未撤离的警。察团团包围。

“举起手!”为首的警。察大喊着:“放下武器!”

“到此为止了吗。”库特握紧了奈布的手,两人背靠背,在危机中将背后托付给对方。

“害怕吗?”奈布轻笑一声,他看着面前黑压压一片的警。察:“可惜你离不开了。”

“有你在我怕什么。”库特也笑出了声,他将身体努力后仰,尽可能的贴近奈布。

“放下武器!”

“放下武器!”

“准备——”

“瞄准——”

“开火!!!”

霎时间枪声铺天盖地震耳欲聋,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与火药味,血肉交融逐渐融为一体。

血泊中倒下的罪犯情侣,这是故事的最终结果。

同生,共死。











林穆瞎bb:个人觉得这种同生共死也是一种甜,生死无法分离二人

本篇佣冒相处模式是个人感觉加上小天使躍总的理解捯饬出来的,就喜欢这种腻乎的狗粮bushi无论生死与否都不会放开你的手的感觉吧√

佣冒真好吃啊(痴汉笑

btw两人犯的罪是抢劫多家银行并攻击执法人员,在逃亡途中也干掉了不少条子,所以就直接死罪了xxxx

评论(6)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