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魔冒】陪你长大

#有库特调整年龄的操作
#含穿越元素?
#库特背景参考官方(但是没有进行游戏)其他不符合的地方当私设吧:D
#和六一有个屁关系的六一贺文

瑟维此时此刻站在一栋小别墅的院子里。

瑟维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转过头,发现一扇窗户。透过窗户,瑟维看见一个穿着讲究大概6,7岁的小男孩抱着本厚厚的书看向窗外。

很显然,小男孩被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他像受惊的鸵鸟,缩着脖子竖起书本,试图把自己藏在书后。

这个小孩...有点眼熟啊。瑟维眯起眸子,看着熟悉的二八分和褐色眼眸,犹豫着凑近窗户,决定向他在这里遇见的第一个人问路,他伸出手敲了敲窗户。

小男孩很明显听见了声音,他从书本后探出一双眼睛,看着笑意吟吟的瑟维。书桌对于他来说还太高了,小男孩踩着凳子爬上书桌,打开了窗户:“你是谁?”

“我是瑟维.勒.罗伊,一个魔术师。”瑟维尽可能地让自己柔和下来,他为男孩变了个兔子戏法。神奇的魔术让男孩放下胆怯,他闪亮的双眼像星星一样明亮,他惊叹道:“好神奇。”

“你叫什么?”瑟维揉着兔子,将其递给了小男孩。小男孩欣喜地接过兔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谢谢叔叔。我是库特,库特弗兰克。”

听到自己恋人的名字,瑟维差点吓到摔倒,他皱起眉头地打量着面前的小孩。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还是只是巧合?瑟维盯着小库特沉默不语。

“叔叔,兔兔还给你。”被瑟维盯得发毛的库特认为这个厉害的魔术师先生是介意自己的好搭档兔子长时间离开自己,于是懂事地捧着兔子到瑟维面前——尽管他十分不舍,但良好的家教使他还是伸出了双手。

“没关系,这是送给你的。”瑟维伸出手揉了揉疑似恋人小时候的小孩的脑袋。只见小库特亮着眼睛看着瑟维,随即兴奋地垂下头揉了揉兔子,但半晌他又停下动作,眼睛像暗了的镁光灯:“不,您还是带回去吧,我爸爸不会让我养宠物的。”

小库特果决地把兔子推向瑟维,跪坐在书桌上垂着头:“爸爸认为动物在搬家时很麻烦。事实上,我明天就要搬走了。”

“你的朋友们呢?他们不来送送你吗?”瑟维看向门口,并没有来人的迹象。

“我没有朋友。”小库特揪着自己的衣角:“我没能在这里交到朋友。”

其实库特很少跟瑟维谈及过去,哪怕是瑟维问道,库特也会巧妙地糊弄过去。瑟维是个贴心的爱人,他从不勉强自己的恋人。瑟维看着委屈巴巴的小家伙,轻叹一声伸出手,揉了揉小库特毛茸茸的脑袋:“你会有朋友的,你会变得很优秀。”然后会遇见我,成为我的爱人。

“嗯!”小孩的情绪来的也快去得也快,他眯着眸子蹭了蹭瑟维的手心。

此时此刻,疑似库特父亲的男人似乎在叫库特了,小库特从桌子上滑下,对着瑟维摆摆手:“我爸爸叫我了,再见叔叔。”

瑟维目送着小库特离去,然后意识到一个很严肃的事情——他忘记问路了。

好吧。瑟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将兔子塞回帽子里。想想怎么回去吧——回到他恋人的身边。

瑟维漫无目的的走着,边走边想着办法,走着就路过了一所大学。

大学的边上有一条深巷,里头出来几个穿着随意的不良少年,几个人说说笑笑。瑟维从他们口中听见了弗兰克这个名字。

瑟维皱起眉头,拐角进了巷子,这巷子里缩着一个人。瑟维的行动似乎惊动了那人,他扶着墙勉强站起,声音微颤:“谁。”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瑟维举起双手,让那人确认自己没有武器,他慢慢凑近——他这才看清那人的容貌,这分明就是库特的年轻版。

“库特?”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可是个无所不知的魔术师。”

“得了吧。”本来有些紧张的青少年库特笑出了声。

“你想要一只兔子吗?”瑟维看着逐渐放下警惕的库特,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并从中拿出了兔子。

“魔术师的把戏。”确认没有威胁的青少年库特又坐回地上,他抬手揉了揉鼻子——也许是擦掉了流淌的鼻血,侧头看着瑟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瑟维仔细打量着自己青少年版的恋人——虽然有些乱但勉强还能看出二八分的发型,脏兮兮的衣服,瘦弱的身体和身上多处淤青伤口,还有眼睛上乌溜溜的“黑眼圈”。

和那个意气风发的冒险家完全不一样啊。瑟维抱着兔子坐到青少年库特身边。库特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他看着身边青少年,手里的兔子蹦哒地跳上了青少年的大腿。

青少年库特并没有排斥兔子,不如说他还挺喜欢——他故作随意的将手搭上兔子,悄咪咪的抚摸着。

瑟维看着这样的库特,仅是沉默地看着。果然,半晌青少年库特开了口:“我讨厌学校。”

“我讨厌那些人。”

“我讨厌那些刻薄势力的家伙。”

青少年库特漫不经心的说着,手指绕着兔毛。这是库特一向的习惯,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把想说的都说出来。

“大学根本就没有父亲说的那么好。”

“我讨厌大学。”

似乎是注意到自己脏兮兮的手弄脏了雪白的兔毛,库特轻咳几声,把兔子提到一边站了起来:“我该回家了。”

“很抱歉...弄脏了你的兔子,魔术师先生。”青少年库特背对着瑟维。瑟维能想象的到此时此刻对方有些涨红的脸和尴尬的神情,他看着对方挠了挠后脑勺,提着书包朝着巷口走去。

瑟维也站了起来,他拍了拍大衣上的土,并没有错过对方那句“你有点眼熟,先生”。

见到了自家恋人的幼年和青少年,此时此刻的瑟维更加想念自己的恋人,他走出巷子,却发现周围完全变了个样。

学校不复存在,这是一片战场。

瑟维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转头想回到巷子却发现巷子也不在了,他愣在战场上,以至于不远处即将炸开炮弹都没注意到。

“嘿!这里危险!”一个人飞身而来压倒了瑟维,救了瑟维一命。尘土被吸入引得瑟维一阵干咳,救了他的人将他拽到了遮掩物的后头。

“这可不是你来的地方。”那人一边紧张兮兮地观察着战场,一边说道。

瑟维咳了一阵缓了过来,他刚想道谢却被人半脸的血吓得够呛,他忙扯过那人:“你受伤了。”

“在战场上,这是小伤。”被扯的人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任了瑟维动作。瑟维几乎不费力气的就认出这是自己的恋人——尽管看起来年轻了些。

头发已经彻底没形了,脸上身上脏兮兮的,左眼上有道骇人的伤口,正在朝外冒着血。瑟维心都揪起来了,他想起问及库特关于伤口事情时对方无所谓的表情,心就止不住的疼痛。一向沉稳的瑟维难得方寸大乱,他颤抖着手摸出手帕,慌张地掩住青年库特的伤口:“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个该死的伤口停止流血!”

“嘿冷静。”青年库特拍了拍瑟维,仿佛受伤的不是他一样,只见青年摸索一阵掏出卷绷带,他眨眨眼睛看着瑟维:“劳烦。”

瑟维赶紧接过绷带,平日灵活的手指在此时却不住的发抖。反观库特,和个没事人似的盘坐着任着瑟维捯饬。

“这样我就不是大话精了。”库特突然低声喃喃,他揪着地上的草皮:“我是个‘英雄’,是个勇敢的‘冒险家’。”

“好了,先生。”在瑟维差不多包扎好时,青年库特站了起来,他看着瑟维:“谢谢您,我的搭档还需要我去拯救,再见。”

“顺便一提。”库特指了指不远处因刚刚动作而被打飞的帽子:“您的兔子要跑出来了。”

瑟维根本不在乎什么帽子或者兔子,他只想阻止自己的恋人逞英雄,可他刚刚站起,脑子却一阵发昏,瑟维只觉得身子一软,便倒下了,他勉强地对着青年库特伸出手。

“库特...”

“我在,瑟维。”伸出的手被人握住,瑟维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库特正一脸担心的捧着他的手。

瑟维皱起眉头坐了起来,他看看四周熟悉且温馨的布置松了口气,他刚要向库特说自己做的奇怪的“梦”时,却见库特从床边抱起一只脏兮兮的兔子。

“这可怜的小家伙,也不知道跟你去干什么了。”库特揉搓着兔子,一脸担忧地看着瑟维:“你去干嘛了?外套也脏的吓人,就那么瘫在家门口。你不是去给小孩变魔术了吗?这是被小孩子们群殴一顿了?”

“我的确给小孩变了魔术。”意识到那奇妙经历并非梦境的瑟维伸出手磨蹭着库特脸上的疤痕:“是一群令人心疼的孩子。”

“是吗。”库特任了瑟维的动作,他咧开嘴给自己的恋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们一定很开心,毕竟你是最棒的魔术师。”

瑟维伸出手,将库特拥入怀中,怀里的人虽然没有挣扎,却也有些疑惑。瑟维紧紧抱着库特,轻声道:“今后有我在你身边,我的英雄。”







#林穆日常瞎bb:库特的设定就是典型的,小时候频繁搬家导致没有好朋友,无法快速融入新环境所以慢慢变得不擅长社交。在大学时因为孤僻成了人欺辱的对象,为了释放压力去赌博,欠了一大笔钱,被父母丢到军营约束,在军营将书中故事搬到自己身上,被其他人说是吹牛,于是年轻气盛的库特开始逞英雄,也希望自己能成为英雄——到这里位置都是官方给的设定(在此感谢一下雪香太太的解析,超棒的)

后面按照我的编排(bu,库特退伍,戒掉了坏毛病后成为了真正的冒险家——尽管他没有环游世界,不过也去了一些无人区进行探索(果然还是想让小先生做一个真正的冒险家的林穆

其实这可以和之前的园丁和医生已经魔术师和冒险家链接,意外的合适(明明不是故意的哈哈哈

以上是关于小先生的一点解释,如果有什么其他问题请提出

虽然这篇文章节奏太急,表意不明,写的乱七八糟,但是还是望看文愉快诶嘿:D

评论(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