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秃了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魔冒(掺医园)】醋

#参杂医园私粮;)
#和之前的医生和园丁,魔术师和冒险家是一个背景。

瑟维其实挺受女孩欢迎。

优雅绅士,成熟稳重,看起来家境良好,而且魔术师的工资也非常客观——试问哪个小女孩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个神秘又体贴的好男人呢?

但是库特并不是小女孩,并且不管是谁,都不会乐意自己的男友过于受欢迎。

库特环臂站在剧场门口,看着被粉丝围成一团的瑟维,小声嘀咕几声转身离开。好吧,也许今天没法和瑟维共进午餐了。库特边走边想,或许订好的餐厅可以请艾米丽和她家小姑娘用餐吧。

想着想着库特就到了艾米丽的诊所。自从和艾玛在一起后,艾米丽就开了个诊所彻底定居在艾玛的家乡小镇,正巧瑟维要在这演出,库特也就又回到了这里。

“艾米丽——”库特边喊边推开门,艾米丽正在为一个年轻小伙子包扎,她头都不抬的继续手上的工作:“你还是那么粗鲁,库特。我现在在忙,你先到一边坐着,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额,好吧。”库特挠挠头,坐到了一边。我今天怎么到哪哪忙,库特郁闷地坐在一边。

此时此刻门又一次被打开。

“这不是艾米丽家的小丫头吗。”库特抬头看着抱着花风风火火跑进来的小姑娘,只见她和黛儿说了几句话,便抱着花朝着库特走来。

“您好,弗兰克先生。”艾玛将花放好,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你好,艾米丽家的小丫头。”库特对艾玛的印象不深——主要还是停留在她是黛儿的女朋友,以及初次见面时飞翔的工具箱。

两人并无话可谈,气氛自然变得尴尬起来。库特耐不住安静的氛围,看着摆弄着花儿的艾玛开了口:“嘿,小姑娘。”

艾玛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库特。

“咳,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库特搓了搓手,犹豫开口:“艾米丽每天接触这么多人,你不会觉得...我是说——觉得有点不舒服吗?”

“您是想说吃醋吗。”艾玛毫不犹豫地摇摇头:“并不会。”

不等库特开口,艾玛一边看着手中花儿,一边开口:“黛儿小姐温柔美丽,她简直就是天使。”

“而我是拥有这位天使的幸运儿。”

“即使他人多么仰慕她,她终究只是我一个人的天使。”

说到这里,艾玛眯起了眸子露出灿烂笑容,她将花枝折断,只留盛开的鲜花,她虔诚地将花朵捧在手心:“我会留下我的印记,告诉那些人,这个天使名花有主。”

此时黛儿也送走了伤员,正朝着库特和艾玛走来。艾玛站起来跑向黛儿,将手中鲜花插于艾米丽发间。黛儿亲昵地搂着艾玛,丝毫没有搭理库特的意思,她轻吻着艾玛的脸颊,在艾玛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咳。”在两人有更近一步的动作之前,库特发出声音以示自己的存在。黛儿这才停下手上动作,侧头看向库特:“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额....你们中午想在外面用餐吗?我定了餐厅——”

“你自己吃。”黛儿搂着艾玛的腰,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库特:“自己定的餐厅,自己去吃,至于和谁——你自己想清楚。”

库特发誓自己真是讨厌极了黛儿看穿一切的模样。

“好吧。”库特无奈长叹,不再打扰这对情侣。

“怎么请人吃饭都这么困难。”库特嘀咕着在大街上走着,他回到剧场,却发现瑟维已经不在剧场里了。

“好吧,看起来我得自己和自己吃饭了。”库特无奈地走向餐厅,背后突然传来了声音。

“这位先生愿意和我共进午餐吗?”

“瑟维?!”库特吓得迅速转身,差点撞上瑟维的下巴,只见对方笑意吟吟地伸出手。

“一起吃饭吧,库特。”

“嗯。”

库特抓住了那只手。

——————————

后来艾米丽又带艾玛看了一次瑟维的魔术秀,她发现瑟维胸前别着一根书本形状的胸针。

“真是个幼稚的男孩。”艾米丽无奈摇摇头,搂紧了自家女孩。

她胸前挂着的花正静静的盛开着。

林穆的留言:瞎写了个智障短篇,就是想醋一醋哈哈哈
瑟维和艾玛不是一个镇子的人,他只是巡回演出到了这个镇子,只会短暂停留所以并没有固定住所,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剧院的后台。

库特表示住在树洞里了解一下。

另外胸针图形参考冒险家贴纸游记—灰化。说不定以后哪棵树上有这个图案,往树洞里一掏就能掏出一只小先生呢buni

btw好想写黑化啊......还想发刀子嗷。

ps 关于库特印象里飞翔的工具箱,是指初见发生误会时,艾玛用工具箱砸库特的场景hhhhhhh详情见 园丁和医生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