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魔冒】亲爱的魔术师

#亲爱的小先生那篇的角色设定反转,老手瑟维x菜鸟库特
#因为我超菜而且只会玩冒险家,所以文中出现的任何游戏策略看看就好,请勿模仿bu
#看到魔冒逐渐热起来真是开心极了,call了所有产粮的同好们,于是勤劳的为安利事业而奋斗!

瑟维看到了一个屁股。

虽然这话怪怪的,但他的确看到了一个屁股——尽管这个人的尺寸已经比常人小了许多,但这个草丛还是不合适他——大部分虽然埋进草里,但屁股却露在了草外。

“先生?您...露出来了。”瑟维在这个庄园发生的任何奇闻异事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蹲下身子忍笑戳了戳那小先生的背部,很快小先生站了起来,他转身看着瑟维,小心翼翼开口道:“那个大块头还在附近吗?”

“你可以用你的心跳去感知他,先生。”瑟维看着扒着草丛左顾右盼的人有些无奈,连判断监管者是否靠近都不会,怕是个新人吧。瑟维轻叹一声:“我是瑟维.勒.罗伊,一个魔术师。”

“我是冒险家库特,麻烦你后退一点儿。”库特感觉到自己的平静心跳后松了口气,见瑟维已经腾出位置,他合上游记,只见库特的身体一寸寸变大,最后恢复成正常人大小。

“这个庄园实在是太奇怪了。”碰见人了的库特一下子开了话匣子,比划着双手地开始滔滔不绝:“那个大块头——长着鹿头的家伙,他为什么要带那么奇怪的头套?那家伙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友善——他甩着的那只金黄色的钩子就是他的武器吗?话说这地方除了那家伙和你我还有别的人唔——”

库特的嘴被瑟维用手捂住了。

“他来了。”瑟维对着库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缓缓撤下手:“我背后一阵寒意,而且心疼越来越剧烈了。”

被阻止说话的库特本来有满腔怨言,听了瑟维的话顿时烟消云散,他下意识打开书就要往草丛里钻,却被瑟维一把抓起。瑟维用大拇指抵住库特的后脑勺,用食指再次堵住了库特的嘴。

“别吵,我们需要找个位置躲起来——但决不是草丛那样草率的位置。”瑟维扫视四周,发现一个红色的柜子,他打开柜门藏了进去:“听着,如果等会那人想开柜子,我们就在他开之前冲出去,用柜门撞他一脸。”瑟维用气音说着,他微微低头,将手上的人举到唇边。库特只觉得脑袋被瑟维吐出热气轰地头脑发热,只得点点头。

幸运的是鹿头并没有对柜子产生兴趣,他仅是转了几圈,便提着他的钩子离去了。

“呼——”瑟维探头看看四周,这才出了柜子,他将手里的人放到地上。那人很快就恢复成常人尺寸,他拍了拍胸口长呼一声:“终于走了。我说瑟维,我们接下来改怎么办?”

“修发电机。这个你应该会吧?”瑟维捕捉到了不远处的金色光芒,他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库特紧随其后,他边跑边说:“当然,我好歹也做过科研员啊!”

但库特在修电机时并没有展现出一个科研员该有的技术。

“我以为这样会更快些。”库特被炸得后退两步,他瘪着嘴挠了挠后脑勺:“没想到这东西居然炸了。”

“...这里不能久留了。”看着库特,瑟维无奈地摇摇头,这电机本来就没修多少,这么一炸算是前功尽弃。瑟维侧头看着自个招来的定时炸弹,决定好人做到底的带着这个炸弹逃脱:“我们换一个电机,这次可不许乱来了。”

“好的好的。”库特连忙答应,他跟着瑟维一路跑,终于找到了另一台机器。机器已经有人在修理了——是一位护士装的女士和一个带草帽的女孩,瑟维带着库特加入了修理中。

但此时此刻鹿头来搅局了,他甩动着金色的大钩子,朝着电机来了一发。顿时被围的满满当当的电机遭到了众人的嫌弃,众人四散开来。

四个方向只能抓一个人,而瑟维就是那个中奖的。

“好吧,该死的。”瑟维回头瞥了眼穷追不舍的鹿头,使出了阿斯拉的假象,他趁着假象原地踏步虚晃一招时,抬手翻过了窗子,紧接着他蹲到一块板的后头,等着鹿头经过砸他一板。

果不其然鹿头被事先埋伏好的瑟维砸了一波,两人围着废墟堆开始了绕墙运动,绕了一段时间后突然警铃大作。终于解完了,接下来我该跑了。瑟维瞥了眼还早追着跑的鹿头,思索着逃跑方案。

然而就是这一下的走神,让瑟维被鹿头的钩子勾走并打了一下。瑟维只觉得天旋地转,连站都站不起来。好吧,瑟维想,这算是牺牲我一个,幸福一大家了?只希望他们能快些离开,尤其是那个新手...。

于是大魔术师瑟维.皮断腿.勒.罗伊被系上了气球并绑上了椅子。尽管不是第一次,荆棘的尖刺穿过衣服刺进皮肤的疼痛还是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是那个新手来,指不定得嚎成什么样,瑟维想着,他们应该出去了吧。

然后瑟维就在椅子旁边的草丛里看见了熟悉的一团。

“你怎么在这里?另外两位小姐呢?”看见库特的瑟维眉头微皱,他瞥了眼在他周围巡逻的鹿头:“你赶紧走,趁着他还在我这里守着。”

“她们在门口等着呢。”小小只的库特仰头对瑟维做了个噤声手势:“别让那家伙发现我啦,相信我,我可是求生大师,配合我盯好那家伙。”

库特对这人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看着不远处的鹿头。鹿头守的也很无趣,他转悠了一会后背对着瑟维,站在那玩自己的钩子。

库特等的就是这个空挡,他突然变大,然后迅速解开了瑟维身上的荆棘。鹿头反应过来转身就是一钩,却钩了个空。鹿头暴怒,提着钩子朝着残血的瑟维追去。

下了椅子你还想我再上去?瑟维紧握手中魔术棒,只见他身体变得透明,只留下一个假象在原地跑。鹿头早就气红了眼,抬手对着假象就是一下。

“你愣着干嘛快跑啊!”

事情发生的太快,瑟维都看懵了。

只见库特冲上去替假象扛了一下,他整个人因为冲击力整个朝前趔趄几步,然后直愣愣地撞上了瑟维本体的背部。

“诶?”库特看见面前慢慢显形的瑟维愣了半秒,很快反应过来,他抬手揉了揉自己被砸的肩膀:“真是狡猾的魔术师。”

“别走直线注意躲钩子。”瑟维回头瞥了眼捂着伤口呲牙咧嘴的人:“你们开的是哪扇门?”

“就在前面了。”库特指着前方,果不其然,迷雾中门前的灯看起来是那样明亮,两人加快步子赶到门前,两位女士果然在门口等候,见着两人将至,也纷纷朝门外跑去,四人全员逃脱,留鹿头站在门口生气锤墙。

——————————

“呼——我想那家伙追不上了。”库特停下步子,回头看着身后的两女一男:“护士小姐,您看看瑟维吧,他受伤了。”

“我是个医生。”穿着护士装的女士边回话边凑到瑟维身边包扎伤口:“我知道我的服装有些误导性,但我的确是个医生,至少技术上我配得上医生这个名号。”

“这样啊,抱歉医生小姐。”库特点点头,随即自己也从包里取出些奇奇怪怪的药膏处理自己的伤口。

“你就不怕那是我的假象?”沉默接受治疗的瑟维突然开口,他侧眸看着敷药膏的库特:“我可是个魔术师。”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假身。”库特简单包扎一顿后停下了手上动作,他认真看着瑟维:“但只要有是真身的可能性,我就要去救。”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






#林穆的留言:于是又一次奇奇怪怪的结尾了,感觉真的一次比一次写的奇怪hhhhhhh

库特在本文中作为萌新(。)做的一些事情除了心跳以外都是我干过的蠢事hhhh包括蹲椅子边上救人——这一方法我现在还在用,屡试不爽大不了一死bushi

这里库特是比较仗义的类型,而且个人认为对于一个求生大师(冒险家)来讲,小命是被看的很重的。瑟维呢就是典型的人皇皮断腿bushi

不过在我笔下两个人都蜜汁矫情就是了xxxxx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