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魔冒】魔术师和冒险家

#设定:爱上一个人后,每天身上会多出一道伤,一天比一天深,直至死亡。
#上一篇的蜜汁后续
#因为含有医园内容所以打了医园tag,无法接受魔冒的医园爱好者慎入,本篇主魔冒

“很高兴看见你还活着,艾米丽。”库特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伸手对着面前放大无数倍的艾米丽招招手。

“我就知道是你,库特。”黛儿轻叹一声把手上的一小只放下。

库特落地后迅速合上游记还原,他收起书坐到黛儿身边:“你怎么会在这。”

“我带艾玛来看魔术表演。”被点名的艾玛将视线从魔术宣传册上移开,对着库特招招手又埋头翻看宣传册,双眼激动得发亮。黛儿看着艾玛的兴奋样无奈笑笑,抬手揉揉艾玛的发顶:“艾玛想看一场魔术很久了。那你呢?缩小了团一团躲在这角落干嘛?”

“说来话长。”库特垮成一张苦瓜脸,他看看四周:“上次我使用游记的时候,被一个怪人看见了,他一直追问我是怎么做到的——天知道我怎么做到的,我不过是——唉。”

“不过是什么?”一个男人突然插进两人之间,他衣冠整齐,和不修边幅的库特截然不同。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无礼,他摘下帽子向黛儿行了个绅士礼:“您好女士,我是瑟维.勒.罗伊,非常抱歉打扰了你们谈话,但是求知欲促使我提问。”

“阴魂不散!”库特看见瑟维就跟见了鬼似的,他掏出游记摊开,悄咪咪地打算逃跑,却被瑟维伸手提溜住衣服。他只觉得身体失重——这该死的家伙!库特挣扎着试图挣开瑟维的手却无济于事,只得任了人拎着衣领提溜在半空中,看着明显忍笑的黛儿,库特挣扎的更厉害了:“你这个怪人,快放我下来!

“真的非常神奇,先生。”瑟维看着小小只的库特扑腾,不禁感叹这人戏法的神奇,这个小小的人偶居然这么真实——很显然瑟维并不相信这个小人是真正的库特,他认为这不过是一个戏法道具,他端详着库特:“发声器在哪?到底是什么原理?真正的您又在哪——噢,您放心,我也是一位魔术师,我是不会泄露您的秘密的,我只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神奇的魔术!请您告诉我其中奥秘吧!”

“你!快!放!我!下!去!”库特几乎要被瑟维逼疯,早先就告诉过他只不过是格列佛游记的能力,这人却打死不信,甚至还将自己的招牌魔术“阿斯拉的假象”的原理告诉库特。这个魔术狂魔,就不能试着去相信一下奇迹吗,看见难以置信的事情就一定认为是魔术吗?库特无可奈何,只好妥协:“你可看好了,我要在你面前变大了。”

“好的。”瑟维本想放下库特,却不料库特动作比他先一步,只见他手中的人突然开始一寸寸得变大,最后一个成年男人坐在了他的腿上,并且他还抓着对方的后领。

“怎么样,这不是魔术,虽然很难解释...你可以把他理解成奇迹。”库特看着愣住的瑟维,认为对方是被常识外的东西震惊,得意地轻哼一声,但很快他就发现了真正不对劲的东西——他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那人还把手搭在他的后颈(揪着他的衣领)上,从路人角度看绝对暧昧极了。

库特迅速从瑟维身上下来,他将目光瞥向别处,看起来十分冷静——如果他的脸没有红成一片的话。他抬手揉了揉鼻尖,轻咳几声:“总而言之,这和你的魔术完全不同——你大可放心,我不会把你的阿斯拉的假象的把戏说出去,说实话,我不能很好的理解那个。”

“那么来看看我的魔术表演如何?现场一定比语言描述的更好理解。”瑟维下意识开口,随即他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魔术师的绝活原理本来就是秘密,他为了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将秘密说出,幸运的是对方没有弄懂,为什么还要作死请人现场观看?瑟维有些后悔,但说出去的话没办法收回,况且库特看起来也不是喜欢多嘴的人。

“不——”库特想拒绝,后腰却一阵疼痛,回头一看黛儿正笑得温和,好像库特腰上那只手不是她的一样,她身后的艾玛闪亮着双眸看着瑟维——好吧,我懂了,这个重色轻友的女人。库特轻咳几声硬生生把拒绝咽了下去:“我是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于是库特一行人就随着瑟维到了他表演魔术的剧场。贴心且绅士的瑟维为两位小姐也准备好了一个绝佳的观影位置,他安置好他邀请来的观众后,便匆匆地回到后台准备了。

“老实说,真是个不错的人不是吗?”黛儿揉了揉满脸期待的艾玛的脑袋,转头看向库特。库特翘着二郎腿,双手抱住后脑靠着椅背,一副大爷样。黛儿看着形象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的友人,无奈地摇摇头:“罗伊先生又绅士又优雅,你和他简直就是对立面。”

被友人嫌弃的库特哼哼几声:“你是没看见他追着我问话的疯狂样,几乎把我逼疯。”

“这说明罗伊先生作为一个魔术师,对魔术的热爱,库特。一个对工作十分上心的人是值得赞扬的,这就像你对冒险的热情一样。”

库特自知理亏,瘪了嘴撤开头不看黛儿:“表演快开始了,既然你这么欣赏他,那你就好好观赏他的工作历程吧。”

随着鼓点愈发急促,幕布被缓缓撩开,瑟维穿着帅气的黑色燕尾服站在聚光灯之下,他脱帽朝着观众席鞠躬。几句简单而不失幽默的开场词使瑟维获得了观众们的笑声与掌声,他灵巧的双手创造着一个个“奇迹”——不得不说瑟维的魔术是神奇的,就连库特这样跑遍大江南北(的无人区)的冒险家都不得不感叹一下。

突然全场的灯光全灭,剧场里一片漆黑。只听见咔的一声,瑟维站在全场唯一的灯光下。他站在舞台中央,神情泰然自若。

“砰——”枪声突然响起,子弹飞向舞台,全场一片惊叫。

“怎么回事。”库特眉头一皱,他接着微弱的光芒扫视全场——对于野外求生大师库特来讲,快速适应环境是必须的。他从兜里摸出匕首,做出防御状态,却被黛儿掐了把腰。

“你别告诉我你这是第一次看魔术。”黛儿的声音里满是无奈:“这是舞台效果,你别乱来。”

“咳,我当然知道。”库特将匕首收起,却感觉身边有什么经过,他下意识伸手抓住——那是一个人。此时此刻台上的“瑟维”已经被子弹击中,竟然瞬间化为尘埃。

“快放开我。”库特听见被抓的人这么说道,这声音有些耳熟,库特松开手,只见观众席的最后一排突然被聚光灯照射,瑟维站在灯光下朝着四周鞠躬,霎时整个剧场掌声雷动。

“我刚刚是抓到他了吗。”库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待会去道个歉吧,毕竟差点毁了人家的表演。”

不过事实上,等表演结束后,不等库特去找人,人就已经找上了他。

该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库特看着表情凝重的瑟维咽了口 口水。艾米丽那家伙居然带着小姑娘先跑了,这个女人!库特看着逐渐逼近的瑟维缓缓退后,直至被怼到墙边。不管了,他要是敢动手我就变小了溜出去!

不过很明显,冒险家库特先生想的太多。

“请您告诉我您是怎么发现隐身状态的我的,拜托了,我无法忍受我的魔术竟然出了这么大的漏洞。”

“...诶。”库特看着一本正经的瑟维,咋把咋把嘴:“你的魔术很完美啊。”

“但是您抓住了我。”瑟维皱起了眉头:“从位置上看,我判断那是您,希望您不用顾及我的感受,直接提出问题。”

“那的确是我。”库特轻叹一声,他抬手拍拍瑟维的肩膀:“兄弟,我好歹是个冒险家,就算在一片黑暗里,周围的动静我也能感知到——野外的夜晚可危险了。所以你放心,我能抓住你纯属是因为我作为冒险家的直觉和感知,你大可放心,毕竟你不可能场场观众都有一个五感敏锐的求生大师。”

瑟维一副了然模样:“您的存在简直是奇迹,弗兰克先生。”

被猝不及防的夸奖激的脸一红,库特被自己的口水呛得猛咳几声,他摆摆手:“别别别,受不起。顺便一提,叫我库特就好,不需要那么生疏。”

“好的,库特。”

然后气氛陷入了死寂。

“嗯...你手上那是什么。”库特试图打破僵局,他偶然瞥到瑟维手背上的一道伤口:“那该不会是我抓伤的吧。”

“不是。”瑟维摇摇头:“虽然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有的伤口,但刚刚你抓住的是我的手臂,而且我在表演期间是带着白手套的。”

“这样啊,魔术师的手很重要吧,可得小心一点。”库特抬眸看了眼钟:“时间不早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啊,抱歉,耽误了您这么长时间。”瑟维眉头微皱,他主动走到门口为库特打开门:“回家注意安全,库特。”

——————————

然而库特并没有可以回的家。

他原本就没有在这个地区久留的意思,仅仅是作为中转站购买些物资,却万万没想到被一个魔术师发现了能变大变小的秘密,然后被人家纠缠了两个多星期,这浪费了库特不少住宿费,按照计算,库特身上的那点钱就够昨天一晚,且库特也把东西采购的差不多了,他原本打算今天走,却没料到他的旧友艾米丽居然为了自己的小女朋友出了小镇,然后他被迫又留了一天。

她倒不怕有人认出她然后惹出麻烦哈。库特想,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女朋友,是得好好宠着,再说事情过了那么久也应该没事了。

“比起担心那个见色忘义的家伙,我更该担心一下自己吧。”库特叹息:“找个树洞过一晚上去。”

“如果没有位置住,要不要来我这里?”正当库特打算离开,背后的门却突然打开,瑟维看着库特:“我也想向您请教几个关于隐藏自己的问题。”

反正我身上也没什么好图的,要财没财要色没色的,这块我还没有彻底摸清,要是能住在室内可安全舒适多了。库特思索片刻:“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库特就暂且住进了瑟维的家里。

夜里,库特醒来了。

他是疼醒的。

疼痛并不剧烈,但常年身处野外使库特浅眠且敏感。库特一骨碌坐起来,借着月光,他看见了伤口——他的手背处,有一道浅浅的伤口。

床很舒适,床垫和被子很柔软,床边也没有什么利器——库特实在是想不到什么能造成这样的伤口,于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浮上心头

我不会是得了黛儿那种毛病吧。

库特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摇头,他看着手背上的伤口,简单的用纸擦了擦血迹。明天问问艾米丽吧。库特躺回床上,心情复杂。

——————————————

“没睡好吗?”瑟维看着餐桌对面的库特:“你看起来很疲惫,库特。”

“嗯...没事。”库特摇摇头。这当然是谎话,库特一夜未眠,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最后却什么结论都没得到。还是跟艾米丽商量一下再说吧...

“早餐不合你口味吗,库特。”瑟维看着对面愣着发呆的库特眉头微皱:“要不我们出去吃?”

“不用不用,这比我平时早餐可美味多了。”似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库特将面前的食物塞了一嘴,他双颊鼓起,脸上还沾着食物残渣,看起来像个偷吃的仓鼠。

“你慢些吃,厨房里还有。”瑟维看着库特哭笑不得,他倒了杯牛奶放到库特手边:“别噎着了。”

库特拿起牛奶屯屯屯,将食物咽了下去,他拿衣袖擦了擦嘴:“我吃饱了,谢谢。”

“不用客气,你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留下来吃午饭吗?”

“我稍微有点事咳。”库特摇摇头,将自己的背包背好:“我先走了,非常感谢你的收留和早餐,瑟维,有空我会来找你的。”

不等瑟维反应,库特逃似的溜了。

————————

“如果没有要事,我一定会给你来一针,库特。”穿着睡衣的艾米丽靠着门框冷漠地看着库特:“你最好期待这件事情足够重要。”

“你看这个,艾米丽。”库特将手背上的伤口展示给黛儿。黛儿看了库特的伤口,眉尖一挑:“别告诉我这种程度的伤口需要找医生包扎,我们的冒险家什么时候变成娇气大小姐了?”

“这个伤口是无缘无故出现的。”

“你是说...”

“是的,我怀疑和你患上的病是一样的。”

艾米丽皱起了眉头,她此刻彻底的清醒了。她已经亲身体验过这病带来的痛苦,没想到...

“你喜欢谁?”艾米丽直截了当地发问:“是那个魔术师?”

“我,我不知道。”库特为难地挠了挠后脑勺。

“唔...黛儿小姐。”艾玛披着件外套从房间出来,她撒娇似的靠着黛儿。黛儿伸手揽住艾玛,宠溺的捏捏她的脸,她转头施舍给库特一点注意力:“你自己想清楚,这个什么解决,你比我更清楚。我也是那句话,如果需要,我有能不留痕迹解决的方案。”

“不打扰你们亲热了。”库特心情复杂地拒绝了狗粮并离开。

“黛儿小姐,弗兰克先生怎么啦。”

“嗯...没什么。”黛儿回神看着艾玛:“我们待会去找昨天变魔术的那位先生聊聊怎么样?”

——————————

“管他什么东西,时间会抹平一切。”库特背着包朝着码头走。他需要的物资已经采购好了,不需要再停留了。他加快步伐,害怕自己改变心意似的,他快步走着,突然撞上了什么。

他面前的空气突然有了颜色,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瑟维?”库特懵了:“你怎么在这里。”

“库特,我有些事情需要帮忙。”瑟维看着库特,撸起了袖子,他的手臂上有几道伤口:“我最近身上无缘无故的出现伤口,黛儿小姐说你能解决。”

“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

“虽然我认识你的时间不长,”瑟维伸出手捧住库特的手,他的手指摩擦着库特手背上的伤口:“你愿意做我的药吗。”

“看在我也得了这毛病的份上。”库特脸涨红,他故作冷静轻咳几声:“我勉强答应你。”




#林穆的留言:哎呀感觉这篇节奏太快了,感情有点突兀。

设定大体上是,瑟维发现了库特的小秘密——尽管最初他认为那是魔术。然后瑟维就开始对这个能变大变小变漂亮bushi的先生万分上心,试图套出魔术原理,没想到原理没套出来,把自己套进去了。被库特发现的伤口其实是本文设定的那种毛病造成的,这个时候瑟维已经发现自己的感情了,所以开始对库特发起攻势啦。

关于魔术师我是这样想的,瑟维来庄园参与游戏的目的之一是找寻魔术灵感,我觉得这说明瑟维对魔术的重视,从而晋升为一种痴迷。他本人应该是优雅绅士系的,而且十分聪明,套路库特应该是绰绰有余哈哈哈

关于冒险家,我认为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野外的无人区,所以他别说恋人,朋友都是少数。在野外是孤独的,库特虽然习惯了这种孤独,但是内心还是渴望陪伴的。从上一篇里他对黛儿十分上心可以看出来,库特珍惜朋友,渴望陪伴,但是常年的脱离人群让他不那么擅长表达这样。意外的纯情和迟钝啊库特,容易被拐走的类型bushi

瑟维正是抓住库特看起来大大咧咧直来直去粗汉子,其实内心还是渴望关怀和陪伴的心理,成功的把库特套路回家了诶嘿

以上是我的想法,如果心情好有灵感,可能会码一码医园魔冒日常什么的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