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星赏你

咸尸系写手

cp不定(目前冒险家中心+医园

兴趣范围极广

热衷于搞事

打死不写长篇

医园圈的玥樱太太是自家小朋友

镶钻木鱼骨组合了解一下

和超厉害的躍总是好搭档

轻微网络社交恐惧症

投喂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触发高产模式

【魔冒】亲爱的小先生

#魔冒了解一下
#短打一发完
#呵,就算是冷cp我也给你磕下去
#第一次参与游戏魔术师x经验丰富冒险家bushi

“真糟糕,这是什么该死的游戏!”

瑟维气喘吁吁地跑进一片废墟,他喘着气,手捂着肩膀上的伤口。

他为了展示更真实的魔术参与了这个游戏,却不料这游戏——不,这场逃生意外的残酷。瑟维几乎还在状况外,这样的状态下,除了逃跑他什么都做不到。就在方才,他利用自己的看家本领——“阿斯拉的假象”从一个大块头的鲨鱼下逃脱。

瑟维长吁一口气,轻抚自己胸口试图安抚心脏,他不自觉的退后一步靠向墙角

“嘿!你当心点,别踩到我!”

瑟维四下张望却看不见人,只觉得裤腿似乎被拉扯,低头一看——

一个小小的,浑身脏兮兮的小先生正气鼓鼓地叉着腰仰头看着瑟维。

“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您——太小了,以至于我没有注意到。”瑟维蹲下来,小声地对着那位小先生说道。他是怎么做到的?简直,简直和“阿斯拉的假象”一样神奇!瑟维对面前的小先生充满了好奇,他理了理风衣衣领,对着人伸出一根食指:“您好,先生。我是瑟维.勒.罗伊,是一个魔术师。”

“库特。”小先生伸出一只手,搭在那根食指上:“冒险家库特.弗兰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受伤了。”

只见小小的先生突然开始变大,直至普通人类大小,瑟维这才注意到小先生——库特的掌心上放着一本红皮书。库特将书塞进了背后的登山包里,又从包里拿出些绷带为瑟维进行简要包扎治疗。

“好了,”库特抬手抹了抹额头的汗,他对瑟维招招手:“这里不安全”库特抬头看了看上空,三团黄色光芒在雾里闪烁:“还剩下两条,刚刚有个电机我解了一半了,我带你去。”

电机的维修瑟维还是会的,他也知道这场游戏获胜的关键——打开电闸逃出去。他跟着库特跑到一个电机前方,刚要和库特一起维修,只听一声巨响——

电机爆了。

被电机炸了一脸灰的库特尴尬地抹了抹自己的鼻子,他手上不知何时沾到些许泥,这个动作让他的脸变得更脏了。

“抱歉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库特条件反射似的举起了手:“我只是觉得这种解法好像更快。”

“我并没有责怪你,冒险家先生。”瑟维看着认错态度熟练的库特无奈极了,看起来这位冒险家先生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我觉得我们需要赶紧离开这,那大块头会根据这动静找来的。”

“你先走吧,这台电机只差一点就可以修好了。”库特摆摆手,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埋头继续捯饬电机,头也不抬:“不会来这么快的,我可以逃掉的,你快走吧。”

“那么,两个人一定要比一个人修更快。”瑟维见这人没有离开的意思,轻叹一声凑到人身边跟人一起修:“劳烦您用一些比较保险的方法修电机,再炸几次那大块头就算把我们都抓走,这台电机也修不完。”

库特听了这话自知理亏,点点头继续修电机。电机在两人合作下修的很快,当天线光芒绽放时,库特和瑟维的心脏也开始极速跳动。

“他找来了,我先躲起来。”库特扯了扯瑟维的袖子,他拿出先前那本书,快速翻开。瑟维看着身边的人逐渐缩小,最后变成了初见的模样。

“你快走啊!”小先生库特钻到发电机旁边的草丛,对着瑟维招招手。这里可没人除草,野草丛生几乎能漫过小先生。瑟维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了,他看看四周,躲进了一个红色的柜子里。

大块头很快就到了电机旁边,他离小先生实在是太近了,就连柜子里的瑟维都为小先生捏了把汗。但很快瑟维就自身不保了,大块头对于他藏身的柜子似乎很感兴趣,瑟维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只见大块头朝着柜子缓缓走来...

“嘿!大块头。”草丛里的小先生突然站了起来并还原成了正常大小,大块头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他引开。只见库特身形灵敏,手撑着废墟窗框就翻走了,大块头笨拙地追了上去。

他这是...在救我?瑟维从柜子里出来,看着逐渐远去的大块头。此时警铃突然响起,这意味着电闸的开放。瑟维没时间多想,他赶紧朝着电闸跑去。

当瑟维终于找到电闸时,他遇见了其他的队友。园丁姑娘正在输入密码,医生姑娘则站在她背后替她望风。

“好了。”园丁姑娘抹了抹头上的汗,她对着医生和瑟维招招手:“我们快出去,我感到了一股寒意——他似乎快来了。”

医生姑娘点点头,朝着门外跑去,园丁姑娘也跟随其后,瑟维站在电闸门口张望。

冒险家先生怎么还没来,他莫非遭了什么意外...瑟维只觉得心跳加速,红光正在逐渐逼近,他犹豫的朝着闸内看了最后一眼,转头疯狂的朝外跑去。

大块头站在电闸前,也不恼,悠闲的在门口种了个大头娃娃转身就走。

“呀,傀儡。”园丁边跑边回头瞥了眼那个大头娃娃出声道:“厂长可以用他传送,冒险家走这个门会很危险啊。”

危险?

也就是说,库特现在处于极为危险的状态?

他有可能出不来吗?

瑟维无法回头,他也不敢回头。虽然没有登上过,但那些模样花哨绑着荆棘与烟花的椅子——可以想象坐上去后会是什么模样。库特会被绑在上面吗?就在刚刚我逃出生天时,库特是不是坐在椅子上苦苦挣扎,还指望有人去救他?

如果他放任那个大块头抓走我,是不是就不必暴露我了?那现在逃出去的应该是他,坐在椅子上的那个才是我吧。

我...是不是害了他?

瑟维不敢多想,他奔跑着,跑到筋疲力尽。他腿一软跪倒在地,一双脚却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魔术师先生,你这是怎么啦?”库特的脸还是脏兮兮的,他乐呵地朝魔术师伸出手。

“你怎么出来的?他在门口种了傀儡,园丁小姐说那很危险。”

“是吗?我用地窖出来的,那家伙还傻傻的守在另一边的电闸,似乎确定我会走门。”

“地窖?”

“看来你还有很多东西不清楚啊,魔术师先生。”

“...”

“你怎么了?魔术师先生。”

瑟维闷不做声,只是抬手将故作轻松的库特抱入怀中。库特被瑟维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愣住,半晌他缓缓开口:“魔术师先生,已经没事了。”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林穆的想法:虽然感觉魔术师是很精明的角色,但是如果突然被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除了怎样获胜和躲避敌人(甚至不知道敌人是什么模样)以外什么都不知道,应该会很不安和慌张,也有不知道地窖存在的可能性。

再就是瑟维对库特的担忧,毕竟是初学者,还没法做到果决的放弃一条人命吧——更何况库特算是救过瑟维一次。在这篇文里的设定中,瑟维遇见的第一个同伴就是库特了,大概也会有雏鸟效应吧。本能信任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陷入危险,应该还是挺令人自责的吧。

关于最后的拥抱,虽然我觉得可能有那么一丢丢(好吧不止一丢丢)的矫情,但是也算是人之常情吧。毕竟库特是为了救瑟维才暴露自己的,再加上园丁小姐的话,让瑟维自责且担忧,所以最后发现一直担心的人原来没事的时候,感情会有个爆发吧。然后库特先生应该也是能理解这种感受的,毕竟他也不是天生高手,也是在一次次游戏中掌握了技巧,最开始的时候库特先生可能也是不安的,所以很能体会还是菜鸟的瑟维。

由于我辣鸡的连排位赛都没赢过一次,不知道后面的剧情什么的,如果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劳烦见谅嘿。

大概就是这样,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评论出来,我会一一解答。

评论(16)

热度(102)